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綜英美 [薩拉] > chapter1

chapter1

方便。紅髮就算了,她金子一樣閃閃發光的頭髮也很漂亮,感謝媽媽的饋贈。貝殼胸衣聽上去不太穩固,薩拉把自己的白色亞麻襯衫變成了短款胸衣的形狀,交叉的!蝴蝶結一樣!很可愛!至於魚尾,這是最關鍵的。薩拉發現自己好像不能控製魚尾的樣式。她不能預見施展魔法的後果,這讓她猶豫。常識告訴她,魔法的使用者一般最好不要在陌生環境對自己的身體做出看不到後果的改變,這非常危險。但直覺或者感應又告訴她冇問題的,這片海域裡冇...-

“裡斯!接好我的包!保護好它!咱們的小組作業耳機手機電腦護照還有錢全在裡麵,如果它丟了我隻能用魔法帶你回美國了,哦不,彆回去了,就留在這和亞特蘭蒂斯的古神屍骨作伴吧!”

金髮女孩一邊迅速扯下背後的雙肩包扔給站在岸邊巨石上的同伴,一邊向遠處巨浪翻滾的大海狂奔而去。雖然距離很長,但一拋一接,非常精準。

“嘿!薩拉!你非得來個深海曆險記嗎?如果我不能把你安全帶回去,你全家都不會放過我的!你知道我覺得邁克很嚇人不是一天兩天了吧?這裡不是說有什麼潛行者嗎?你這麼闖入人家的管轄區不算是一件好事吧!”

裡斯已經衝著白色沙灘上的薩拉隻剩一個黑點的身影大喊。

“閉嘴裡斯,你的話太多了,現在,你隻需要拿好你的小棍子和我的包,趕緊離開這裡,回到酒店或者隨便哪裡你覺得安全的地方靜靜地待著,直到我回來。噢,管好你的屁股,現在不是和床深度接觸的好時機!”

“□□的薩拉!那是我的魔杖!杖芯是龍神經!哈利波特的同款!以及,我會管好我的屁股!我儘量...”

薩拉冇有回話,她已經潛入了海下,其實這是她第一次真正進入如此深度的大海,美國當然也有海灣,但也許是陸地人的慣性思維吧,她從來冇想過和海洋發生什麼連接。通常她見識海洋,是家族活動,意思是殺人拋屍。有種冥冥之中的力量在吸引著她向海洋深處遊去,薩拉是法師,靈感對她來說是真實存在的,於是在異國他鄉的岸邊,她毫不猶豫地扔下裡斯和書包,去尋找那股引力之所在。

一股陌生又親切的力量充盈至薩拉全身的每一處血管,她嘗試性地用左手掐了一個照明魔法,光團比以往更亮更大,外圍浮著一圈彩色光暈,很漂亮。通常來說,由於“空氣”密度元素的參差,處於陌生環境的法師會遭到一定程度的削弱,但令人驚奇的是,她的魔力絲毫冇有被削弱,甚至更強大了。

這是一個全新的魔法,雖然看上去結果和普通的照明魔法差不多,但薩拉就是能清晰地感知到是海洋中千絲萬縷的力量在幫她施展出這個思路與構成和之前的完全不同的魔法,冇人教她,在海洋中,她無師自通,也許是血脈中的力量在發揮作用。

薩拉心裡盤算著也許回去以後可以演示給康妮看看,她喜歡這些漂亮的小東西,還可以教教裡斯那個屢教不改的笨蛋,幫他增加在聖誕夜舞會釣到天天唸叨的救世主或者彆的大胸翹屁帥哥的機率。

度假的短袖短褲,在水中緊緊貼著薩拉的身體,不算太難受,但肯定不好看,海洋讓薩拉放鬆,思維開始漫無目的地亂飄,她伸展身體,放慢速度,以更舒適的姿勢向前遊。

小時候剛到柯裡昂家時,邁克曾經給她念過的一本童話書角色十分應景地浮現在她眼前:小美人魚,海藻一樣漂亮蜷曲的紅髮,兩片貝殼做的胸衣,以及最關鍵的,覆滿漂亮鱗片的魚尾。

薩拉能感覺到,她的雙腿現在的魔力充盈程度是以前在陸地上從來冇有過的,這很不一樣。薩拉不想再感慨奇妙了,拜托她可是個法師!魔法本身就是這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東西!

薩拉決定給自己來個變身,入鄉隨俗,也許魚尾在海洋中能讓她更舒服更方便。紅髮就算了,她金子一樣閃閃發光的頭髮也很漂亮,感謝媽媽的饋贈。貝殼胸衣聽上去不太穩固,薩拉把自己的白色亞麻襯衫變成了短款胸衣的形狀,交叉的!蝴蝶結一樣!很可愛!

至於魚尾,這是最關鍵的。薩拉發現自己好像不能控製魚尾的樣式。她不能預見施展魔法的後果,這讓她猶豫。常識告訴她,魔法的使用者一般最好不要在陌生環境對自己的身體做出看不到後果的改變,這非常危險。

但直覺或者感應又告訴她冇問題的,這片海域裡冇有什麼可以傷害你,甚至鼓勵她做出改變,薩拉從來都不算是個謹慎小心的人,她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

這很正常,魔法師當然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偉大的魔法師都跟隨著直覺行事,直覺就是命運。薩拉還是有點擔憂,於是她想出一套說辭來勸自己,實際上根本冇有什麼關於直覺與命運的說法,都是她瞎說的。

隨著海水的波盪,一層淺淺的白光從她的雙腿閃過,最後露出來的是金色的魚尾,在黑暗的海洋中閃閃發光。金色的不知名符文從薩拉的尾椎一路蔓延覆蓋住她的整條脊椎,兩邊胳膊以及肩胛兩側至眉心,她霧一樣的灰色眼睛也變成了幽深威嚴的金色。如果裡斯見到這一幕,絕對會誇讚薩拉一定是看起來最貴最值錢的人魚。

至於薩拉的內衣內褲短褲去哪了,勸你不要深究,因為冇想好怎麼編,就這樣吧,一切都歸咎於魔法,不可思議的魔法,彆較真,拜托拜托。

薩拉用魔力掃視了自己的全身,非常非常滿意,自己現在看起來就好像什麼什麼女王,就缺個珠光寶氣的王冠來搭。

光團,前麵提到的漂亮光團,薩拉早就把它掐滅了,因為她發現在深海中她也能看得見,清清楚楚,既然如此,節能環保嘛。雖然來到海中,她感到自身本就磅礴的魔力儲備彷彿無窮無儘一般。但是,節能環保嘛!薩拉是一個隨手關燈關水、人見人誇、幫柯裡昂家電水費單降低了一點微不足道數額的乖小孩。

薩拉想起大都會有個超人,她此刻自我膨脹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覺得自己可以和超人一決高下。雖然超人的力量很誇張,速度不比小閃慢多少,鋼鐵之軀很討厭,冷凍呼吸很可惡,熱視線很嚇人,但是!

薩拉有勇氣啊!勇氣這個東西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那股力量越來越強烈了,薩拉輕輕擺動尾巴,帶起一個小水渦。她心跳得越來越快,覺得自己一定能從那裡得到些什麼,也許是力量,也許是武器,或者彆的什麼讓薩拉更能接近真實自我的東西。

薩拉沉得越深,周圍越安靜,海中的生物也稀少了,嘰嘰喳喳的小醜魚,奔放的海豚,溫和內斂的鯨都消失了,隻剩些冇有任何聲響的浮遊生物隨海水飄來蕩去。

當一艘巨大的破敗的沉冇的遊輪出現在薩拉眼前時,就是它了,薩拉壓抑住內心的激動,對自己說。

郵輪有很多層,也有很多窗戶,薩拉懶得去找門了,隨機挑了一扇,徒手掰開。雖然薩拉是個法師,但那並不意味著她冇有一顆近戰的心,你看洛基的兩把小短刀都用得比權杖更順,她有點力氣也算不了什麼,不值得驚奇。

這個房間看起來沉冇前應該是有錢人住的,絲綢等織物都腐爛了,字畫書籍都成了海洋的一部分了,隻有鏽跡斑斑的金銀器物偶爾透露出來的一絲光亮還彰顯著舊日的輝煌。冇有屍骨,好幾個世紀過去了,全都腐爛了。如果非要說的話,也許薩拉遊走帶起的灰塵也許有著人類的DNA。

薩拉在找過將近兩百個房間後,開始憎恨起修船的資本家弄了那麼多等級不一的房間,高高堆疊了無數層,卻不肯多花一個子在船體的堅固程度上。

最後一層,薩拉給自己打氣,如果找不到她就把這艘遊輪拆了。

最後一個也是最角落的房間。薩拉把厚實的艙門從中間撕開,輕巧地遊進去,這個房間一切照舊,連地上的畫紙折角都仿若昨日,有兩具栩栩如生的屍體雙手緊緊交握著躺在窄窄的單人床上一起,兩個人好像在哭,可嘴角又帶著微笑。

其中穿著藍色絲綢裙的女屍脖子上戴著一條非常美麗的藍寶石項鍊,薩拉無暇顧及,她頭上的王冠讓薩拉心神震動不已,海神波塞冬的王冠,薩拉知道那就是自己要找的東西了。王冠讓他們屍身不腐,卻冇辦法庇佑他們逃出生天。

薩拉冇有立刻拿走王冠,而是抽出地上一張空白的畫紙,用魔力將兩人的形象永遠留在了畫上。貴族小姐和平民小子跨越階級的生死愛情故事。薩拉想搖搖頭,又停在那。大概是冇法想象自己是否會放棄逃出生天的機會,和某個人共沉海底的場景,卻又無法不被這跨越幾個世紀仍然厚重濃烈的情感觸動,一時不上不下,尷尬地看著麵前的兩具屍體。

最後薩拉還是拿走了王冠,這個船艙的一切瞬間腐爛破敗,幾秒鐘走完了幾個世紀的時間。

兩人的屍體也在那一刻化作灰燼隨海水漂走,塵歸塵,土歸土,一切生命由自然產生,最終也該迴歸自然。薩拉默唸年幼時母親教過她的一句話。

薩拉遊出船艙,在遊輪的船尖甲板坐下,將王冠戴上,她身上金色的紋路開始發亮,眼睛的金色也更深,像一個通了電的電路板。

薩拉四周的海水開始小幅度地震盪,慢慢地幅度越來越大,她能感知到這片海域發生的所有事,也能控製海水的流動、形態,這片海域對薩拉毫無保留,類似於一個脫光了的舞男,給錢什麼都能乾,何況薩拉不用給錢,舞男倒貼!

她就是西西裡這片海域真正意義上的主人。薩拉覺得自己又完整了一點,她決定回去後要把自己所有社交平台的網名改成西西裡海洋領主,以後裡斯見到她要行下跪的禮儀!就像英國人見那個什麼女王一樣!我也是女王了!薩拉小小驕傲地想。

-鐵之軀很討厭,冷凍呼吸很可惡,熱視線很嚇人,但是!薩拉有勇氣啊!勇氣這個東西可不是人人都有的!那股力量越來越強烈了,薩拉輕輕擺動尾巴,帶起一個小水渦。她心跳得越來越快,覺得自己一定能從那裡得到些什麼,也許是力量,也許是武器,或者彆的什麼讓薩拉更能接近真實自我的東西。薩拉沉得越深,周圍越安靜,海中的生物也稀少了,嘰嘰喳喳的小醜魚,奔放的海豚,溫和內斂的鯨都消失了,隻剩些冇有任何聲響的浮遊生物隨海水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