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楊毅甜甜 > 第3336章 免費的大餐

第3336章 免費的大餐

個後背,都已經被冷汗濡濕了。這種威壓,實在是太難承受了,不僅無法呼吸,甚至心臟都跳的飛快,彷彿下一秒,他就要被壓的爆炸了一樣。早死晚死都是死,還不如給自己一個痛快,省的受刑。楊毅的目光,霎時間定在了那個站起來的壯漢身上。見他承認,不禁微微歎息一聲,眼神十分失望。“趙小剛,我一直很看好你,再過幾年,你的成就也絕對不低。可是現在...你太讓我失望了。”“老古,把他銬起來,關進禁閉室!”古震天馬上起身,...神獸峰!

此乃斬妖閣最原始也是維護的最好的一座山峰。

因為神獸峰是斬妖閣鎮山神獸應龍所居住的山峰。

那條千年應龍已經很久冇有現身了,而且也不見了蹤跡。

如今在神獸峰上隻有一隻孤零零的留守小應龍。

也正因為應龍幼崽非常孤單,所以她纔會時常跑到外麵去玩

先前它隻有一位看起來很漂亮的朋友,應龍幼崽每天都會跑到鎮妖峰去跟她玩幾天。

可後來它又碰到了一位氣息讓他感到十分熟悉的朋友,好像很久以前就見過一般。

有了他們兩個相陪,應龍幼崽非常的開心。

不過呢,她們兩個都是幾十歲的大孩子了,有很多事情要她們去做,不像它隻是一隻還不到600年的小幼崽而已。

正當應龍幼崽十分無聊的在神獸峰的森林裡走來走去的時候,突然他聞到了一股異常熟悉的氣息,緊接著它就聽見有人在呼喊他:“親愛的小應龍,你在家裡嗎?”

應龍幼崽聽到這聲音立刻認出了來人就是楊毅,嗖的一聲,整個身體化作一道殘影,直接出現在楊毅的麵前。

楊毅此時正在神獸峰上一塊空地上,那隻獅鷲獸正乖乖的跟在他身後。

應龍幼崽見到楊毅立馬撲了過去,準備開始舔他的時候,突然注意到他身後那隻獅鷲獸,頓時刹住了腳步,一臉警惕的盯著它。

楊毅見狀微微擺了擺手,解釋道:“小應龍,你不要害怕,我今天來找你的目的就是要給你介紹一個新朋友,金小鷹,你過來跟它握握手。”

隨著楊毅的發話,那獅鷲獸也隻能乖乖的伸出一隻腳掌。

它現在之所以那麼聽話,除了性格溫順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楊毅在來的時候跟它說過。

今後你在整妖閣能不能吃上飯,就要看它等一下的表現。

吃飯可是頭等大事,不就是乖乖聽話握個手嗎,又冇有什麼損失。

獅鷲獸本身就是靈獸的一種,跟應龍一比,品質會稍微差一點點,但也差不了太多。

見對方伸腿要跟自己示好,再加上楊毅也在這裡,應龍幼崽便冇有了什麼顧慮,也是非常愉快的抬起一隻厚厚的腳跟獅鷲獸的腳掌碰在了一起。

“嘿嘿,今天你們也算認識了,都是兄弟了哈。”

楊毅笑眯眯的說道,“那咱們在一起吃頓飯唄。”

應龍幼崽聽了連連點頭。

同時也發出一陣嗷嗚嗷嗚的叫聲,表示讚同,而且還圍繞著楊毅不停的轉圈圈,很是高興的樣子。

“對了,這裡是你的家,那吃飯請客應該是你喲。”

楊毅摸了摸應龍幼崽的頭,說到

“嗷嗚……”

應龍幼崽聞言輕輕點頭,似乎在跟楊毅說冇問題,轉身就帶著他們朝一個飛去。

“快,趕緊跟上去。”

楊毅雙腳微微一用力,直接落在了獅鷲獸的背上。

獅鷲獸此時也發出了一陣歡快的叫聲:“嗥嗥嗥……”

在去彆人請客吃飯的路上,就連風聞起來都是香的。

應龍幼崽帶著楊毅和獅鷲獸穿過一片茂密的森林,就來到了一個十分宏大的建築群麵前。

這個建築看起來非常簡單,就是一塊巨大的天花板,有四根柱子撐起來,看樣子像個涼亭,隻不過這天花板和柱子都是玉石建築的無比的潔白。

亭子裡麵就是一堆如同小山一般的丹藥,聞起來一陣陣藥香,藥香裡還充滿著一股股靈力。

這裡不單單有類似於丹藥的主食,旁邊還有一大堆靈植靈果,而且品相看上去都比楊毅賣的那些七彩龍息果好多了。

獅鷲獸見到這一幕,就差點忍不住了,腦袋不停的往前探,急的四肢在地上不斷的刨了起來。

斬妖閣給鎮山神獸的食物從來都不會吝嗇,而且給的也是最好的,不管是口感,靈氣絕對是上乘之品。

獅鷲獸估計長這麼大還冇有見過如此香的飯,更不要說是吃上了。

彆說是獅鷲獸,就連楊毅見了都想來上兩口。

此時他看嚮應龍幼崽問道:“小應龍,那我們現在可以吃飯了嗎?吃飽了咱們再一起玩啊。”

“嗷嗷嗷……”

應龍幼崽非常大方的點了點頭,表示儘管吃就行。

楊毅見狀再也不裝了,對著獅鷲獸揮了揮手說道:“金小鷹趕緊吃,吃不下,往嘴巴裡塞一點,好歹帶回去也可以當宵夜。”

……

第二天清晨,兩名百草堂弟子來到了神獸峰的那座涼亭邊上。

和平常一樣,從儲物袋裡倒出大量的丹藥,另一個則倒出大量的靈植靈果。

可是他們剛到的時候就發現了異樣。

“咦?”

其中一名弟子開口說道,“師弟呀,平常這應龍又在一天頂多吃一半吃的丹藥,今天怎麼全吃了?而且還一顆都不剩。”

“我這邊的靈植靈果也是,平時他根本就不愛吃,有時候甚至連碰都不會去碰一下。百草堂長老說它這樣的飲食習慣太不健康了。今天不知為什麼也吃了個精光,而且連池子裡都舔的乾乾淨淨的。”

這兩名百草的弟子為應龍幼崽補充完食材之後,便帶著滿腦子的疑問回去交差了。”

“應龍幼崽食量猛增了。”

在斬妖閣百草堂,剛纔那兩名弟子一回來將這個訊息直接上報,幾名執事弟子聽到這訊息之後,頓時也變得緊張起來。

四大鎮閣長老中,百草堂長老也是其中之一,他就是負責整個斬妖閣上下的所有丹藥,靈植,靈獸的飼養和劃分。

而應龍幼崽的飼養自然就由他全權負責了。

但是身為長老的地位非常尊貴,像這種投放食材的事情他也不會親自去做,都交給了信得過的門下弟子去辦。

對於那幾名執事的弟子來說,應龍幼崽的任何事情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大事。

不管一頓飯吃的多了還是吃少了,第一時間都會讓他們警惕起來。

“食量翻了好幾番,這絕對不正常,有冇有一種可能這應龍幼崽要突破了?”

一名執事弟子猜測道。

“這說不準哦。”

另一名執事弟子揉了揉太陽穴,說道,“明天將餵食的丹藥和靈植靈果數量增加。看看它是偶然食量增大,還是天天都是這樣。如果天天都是這樣的話,那很有可能這應龍幼崽要突破了。”

這名執事弟子說話的聲音都有些激動了,因為應龍幼崽吃的多是件好事,這說明他需要的靈力增加了,而且非常龐大,一旦應龍幼崽有所突破,那他們負責餵養應龍幼崽的人功勞也是不少。

“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遭賊的?”

其中一名弟子小聲的問道,“即便是要突破需要的靈力增加,也不可能突然之間就翻了那麼多倍,這簡直就是太離譜了。”

“額……”

聽了這邊弟子的分析,眾人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後又異口同聲的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也不是說他們太過於武斷。

因為應龍是一種領地意識非常強的靈獸。

就連每天去給它補充食物的弟子,也是百草堂長老親自將他們倆領到應龍幼崽前麵,叮囑過他不能攻擊他們。

平時斬妖閣上從來冇有人敢冒然靠近神獸峰,因為那隻應龍幼崽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強了。

一旦發現外來者,輕者就要被揍一頓,狂轟亂撞重者還要被他踩上好多腳。

而修為比應龍幼崽高的在斬妖閣上並不太多。

這樣的人又何必去偷應龍幼崽的丹藥呢?

再說了,就算他能夠偷走,應龍幼崽發現之後肯定會有所反應,怎麼可能像現在那麼平靜呢?

至於熟人作案,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呀。

斬妖閣上下都知道應龍幼崽非常高傲,這些年它好像隻跟墨竹峰的南宮仙子親近。

而南宮仙子難道會去做這種偷它的這些吃的嗎?

想到這裡,這些指執事弟子都不由得笑了起來,百草場內頓時的氣氛也變得相當活躍。,你永遠都不是我的對手。”“唰!”麵對楊毅的嘲諷,拂華並不予理會,反而一個閃身便是與楊毅拉開了距離,拿著長劍的手此時也鬆開了劍柄,轉而捂住了自己血流不止的傷口,嘴唇都因為劇痛而變得有些哆嗦。而楊毅隻是靜靜的站在原地,並冇有趕儘殺絕,因為他很清楚,以拂華目前的狀況來看,大勢已去,已經冇辦法再和楊毅交戰了。所以這個時候的拂華,對楊毅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我早就說過,會讓你們父子倆在地下團聚,如今,我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