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言與心違 > 第一章

第一章

什麼樣,居然真的是他,她臉上不自覺帶上了笑意,心裡充滿喜悅。“我草帥哥!真的是帥哥啊!”夏聽使勁笑著一旁的江虞,很是激動。平時會按住她然後一起花癡的江虞這次居然呆呆地任由她晃,一直盯著那個少年。“想啥呢!”“我想……認識他……”話音剛落,一顆球就飛了過來,精準地砸在了江虞的腦袋上,發出一聲悶響,夏聽將她摟在懷裡,伸出手在她頭上摸,一邊憋笑一邊擔心她。“我艸,這麼準,冇事吧?”一個男生跑過來,似乎是...-

一個炎熱的午後,剛散課的江虞煩燥地用手遮住太陽,與三五好友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埋怨“這太陽好煩人啊。”一抬眼卻和一雙含笑的眸子對上,一瞬間,她的心跳似乎漏跳半拍,少年迎著陽光走來,笑得燦爛,少年氣多得要溢位來,她看得入迷,直到好友叫她,她才堪堪回過神來。

她們打趣江虞:“你不會還在想剛纔那個帥哥吧。”

“怎麼可能。”她心不在焉地回著,心裡卻在想剛纔的奇遇。

穿著白色校服,麵容白淨,穩穩向她走來,麵上帶笑的少年。

不知道為什麼,接下來的時間裡,江虞都在回味這個場景,它反覆地在她腦海中播放。於是第二天,江虞頂著個超級大的黑眼圈去了教室,夏昕看到後尖叫,摸她的臉,往前湊。

“你昨天晚上乾嘛去了?黑眼圈這——麼重!”

“誒呀,又困又煩。”江虞擺擺手,一臉睏倦。

“乾嘛?熬夜看帥哥?不對啊我們這學校哪來的帥哥,還能半夜看,正不正經啊?”夏昕一臉困惑地坐在她前麵。

“你彆說,我們學校還真有個帥哥,昨天讓我遇到了,可帥了。”

“哦~所以你想了一整天是吧!好啊你個江虞,遇到帥哥不告訴我!”夏昕嘻笑著鬨她。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不對啊,你什麼時候遇到的帥哥,我怎麼不知道?”

“你忘了?昨天你和盛淮被緊急召回家吃飯了。跟你講,那帥哥是真的帥,仙品,感覺跟他談會很爽。”

“喲~會很爽~~~這就已經惦記上了?一見鐘情,俗!”夏昕擺鬼臉,露出鄙夷的神情。

“一見鐘情哪裡俗!偶像劇都是這麼演的好麼!”江虞翻了個白眼。

“切!就是花癡!”夏昕無情地回了她個白眼。

“我看還冇盛淮帥呢。”盛淮和夏昕是青梅竹馬,盛淮從小就跟在夏昕後麵叫她姐姐,兩家似乎還訂了娃娃親,不過夏昕看起來很是抗拒,她初中時使說過“誰看上他誰是狗!”

“某人不是說看不上他嗎,怎麼還說人家帥啊,你不會是……”江虞一臉八卦的表情,準備對她嚴刑拷打。

“Stop!停止想象!我絕對跟他冇可能的,隻是他確實帥而已。”她一臉波瀾不驚。

確實,盛淮長得很出眾,身高184,十項全能是很多人傾慕的對象,奈何這姑奶奶說“看不上”。

吃過飯,她們從食堂出來路過球場,一個小麥膚色的男生向夏昕跑來,手上跑著顆球,身上汗淋淋的。

“來看我打球啊。”他笑嘻嘻的,說著便要上前一步。

夏昕立馬嫌棄地捏著鼻子後退,“離我遠點,一身汗味,臭死了!誰愛看你打球啊,看都看膩了。”

盛淮可憐地給江虞使眼色,她趕忙攔住夏昕:

“看一下嘛,好無聊。”

“真服,那就陪你看一下吧”她停住腳步。

進了球場,江虞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愣了一愣,心跳跳得很快,她想知道他是不是自己一直在想的那個人。那少年正和盛淮聊天,身著白T,盛準把球給他,“投一個!”盛淮笑得張揚,少年接住球,站在三分線外,運球銜接投球,進了。他向盛淮揚了下頭,笑了笑。

江虞此刻終於看清他長什麼樣,居然真的是他,她臉上不自覺帶上了笑意,心裡充滿喜悅。

“我草帥哥!真的是帥哥啊!”夏聽使勁笑著一旁的江虞,很是激動。

平時會按住她然後一起花癡的江虞這次居然呆呆地任由她晃,一直盯著那個少年。

“想啥呢!”

“我想……認識他……”

話音剛落,一顆球就飛了過來,精準地砸在了江虞的腦袋上,發出一聲悶響,夏聽將她摟在懷裡,伸出手在她頭上摸,一邊憋笑一邊擔心她。

“我艸,這麼準,冇事吧?”

一個男生跑過來,似乎是他砸的江虞。

“不好意思啊,你冇事吧”他一臉內疚,眉頭緊皺,邊鞠躬邊道歉。

江虞始終低著頭,怕被人注意到。

“冇事。”她低聲道,她擺了擺手,拉著夏昕走了,走得很快,不管夏昕怎麼問怎麼關心她都不講話,讓夏昕乾著急。直到到了教室,她才猛得停下,夏昕著急地團團轉。

“不是,你咋了倒是說啊。”

“好痛啊,而且好丟臉啊嗚嗚……”江虞突然大聲地哭了出來。

出來,抱住了夏聽,把頭埋在她頸窩裡,夏聽能感受到有溫熱的液體落在她肌膚上。

“冇事啦,除了盛淮彆人你都不認識,不會有人記得你的。”夏昕的手一下一下地在江虞後背撫摸著,耐心地安慰她。

“可是……那個男生……哇啊啊啊”江虞哭得更大聲了,一把鼻涕,一把淚,斷斷續續地回答。

“江虞!!!你怎麼樣了!!!冇事吧!”盛淮的大嗓門從走廊傳來。

江虞應聲探頭看去,發現盛淮旁邊還跟著一個男生,是那個少年,她馬上驚恐地躲在夏昕身後。江虞臉上帶淚,眼眶紅紅的,連帶著鼻頭和臉頰也紅了,惹人憐愛。這一切儘收在少年眼裡。不過他不在意也不關心這個陌生人,甚至有些厭煩好兄弟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打球打到一半把他拽過來。

少年一把糾住盛淮的後衣領,把他拽走。

“走了,跟彆人約了有事。”

“誒呀,真是的,乾嘛呀!”盛淮拚命掙紮,手在空中不停揮舞,腳也亂蹬,但仍未擺脫被拽走的命運。

等走遠了,少年把他放開,盛淮整理衣服,生氣地瞪著他,覺得他很多事:

“是誰這麼大排場啊,讓我們魏珩走這麼急?”

魏珩白了他一眼,彈了他個腦瓜崩。

“你是不是有病。人都躲起來了還問問問,我可不想管你們的破事。”

“哦!還是你聰明啊兄弟!”盛淮摸著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道。

另一邊,夏昕看他們走遠了,把身後的江虞拉出來,焦急地問她。

“不是,你為什麼哭得這麼厲害啊,平時也不怕痛啊。”

“不是……主要是……那個男生……嗚嗚嗚……”本來心情已經平複了的江虞,被這麼一問,情緒又上來了。

“啊?你們不是第一次見嗎,反應這麼大?”夏昕更傻了。

“不是的,之前見過一次。”她邊擦眼淚邊回答。

夏昕回憶了一番,終於想起來:“喔~之前你說的那個帥哥是吧。冇事,放心,我幫你。”

她信誓旦旦地保證,眼睛亮亮的。

“幫?怎麼幫?”這下輪到江虞傻了。

“盛淮不是和他關係很好嗎,讓他幫忙唄。”她給江虞拋了個媚眼,看上去勢在必得。

說完,她一溜煙就跑了,沿著剛纔盛淮和魏珩的路線,氣喘籲籲地喊了聲:“盛淮!”

聽到熟悉的聲音,盛淮頓住了腳步,立馬回頭看向夏昕。夏昕追得很費勁,手撐在膝蓋上,髮絲淩亂,但眼神炯炯地盯著盛淮。

“她找我有什麼事呢?不管是什麼我都要答應她!不會是表白吧?天呐!”盛淮顯然對夏昕的到來感到驚喜,且在腦內想象了一萬個場景。

“找你有事。”她拉過盛淮,還有些警惕地看著魏珩。

盛淮傾身,把耳朵湊近夏昕,認真地準備聽她講話。

“我們仨是不是最好的朋友?”她扶著他的肩,和他耳語。

盛淮點頭。

“那朋友有困難要不要幫助?”

盛淮點頭。

“那你願不意幫助我們可憐的江虞同學?”

盛淮點頭。

“Listen

to

me,現在是這麼個事兒,江虞看上你那哥們兒了,你快去問一下他的想法。”

“不行!他會看出來的!”盛淮嚇得跳起來,下意識看向魏珩那個方向,怕他發現端倪,又降下音量來。

“你什麼意思啊盛淮,叫你辦個事扭扭捏捏,果然不該信你。。”夏昕說著就要走。

“不是不是,是他真的會看出來的。”盛淮連忙把她拽回來。

氣氛沉默了一下,夏昕任他拽著,也不說話,一直瞪著他。

“好吧好吧,我去問。”盛淮先敗下陣來。

“等下,那男的叫什麼名字?”

“魏珩。”

“ok,知道了,你去吧。”

盛淮跑回去,手搭上魏珩的肩,不自然地摸著頭。

“那啥,剛剛那個女生,你覺得怎麼樣?”

“不怎麼樣。還有,打消念頭。”魏珩挑了挑眉。

感淮尷尬地無地自容,但畢竟自己任務在身,就抽空轉頭向夏昕搖了搖頭。

夏昕似乎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她饒有興誌地看著遠去的少年,腦內構思出一個計劃。

-淮笑得張揚,少年接住球,站在三分線外,運球銜接投球,進了。他向盛淮揚了下頭,笑了笑。江虞此刻終於看清他長什麼樣,居然真的是他,她臉上不自覺帶上了笑意,心裡充滿喜悅。“我草帥哥!真的是帥哥啊!”夏聽使勁笑著一旁的江虞,很是激動。平時會按住她然後一起花癡的江虞這次居然呆呆地任由她晃,一直盯著那個少年。“想啥呢!”“我想……認識他……”話音剛落,一顆球就飛了過來,精準地砸在了江虞的腦袋上,發出一聲悶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