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新婚夜,懷了植物人老公的孩子 > 第890章

第890章

著,男人認真地看向溫心:“你要的,不過也是她和墨北琛離婚離開墨家而已。”“這件事你就當做不知道,你已經搶走了她一次飛黃騰達的機會了,彆再傷害她最珍視的孩子了。”看著程思遠嚴肅的模樣,溫心連忙點了點頭:“放心吧師兄。”“我......”“既然江辭月保證了她會儘快和墨北琛離婚,我也冇必要急於這一時,我不會說出去的。”看著溫心信誓旦旦的模樣,程思遠皺了皺眉:“我還有病人,你冇事就先回去吧。”“好!”溫心...“航航的病,是真的。”

江辭月苦笑:“我也是為了給他治病,纔會回到榕城,纔會想要找到白城,懷上白城的孩子。”

巨大的震驚,震得墨北琛說不出話來。

這時,墨北琛和江辭月同時接到了電話。

江辭月背過身去接了起來,是醫院打過來的:“江小姐,配型結果出來了,墨北琛先生的骨髓和航航的骨髓配型成功了。”

醫生的話,讓江辭月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真的嗎?”

“航航有救了?”

“千真萬確!等航航的身體調理好,就可以做移植手術了,墨先生那邊,需要您去協調。”

“好!”

江辭月喜不自勝,連忙給醫生道謝。

而這邊,墨北琛的電話,是警局打過來的。

“墨先生,我們是榕城警局的。”

“淩寒霜女士因為受不了監獄裡麵的苦楚,所以精神崩潰,供出了很多東西。”

“她供出了五年前墨老爺子的死亡,凶手是溫心,並且她拿出了證據,我們也驗證過了,證據的確是有效的。”

“身為被害者家屬,我想,您應該第一時間知道這個訊息。”

警察的話,讓墨北琛整個人像是被雷擊了一樣動彈不得。

半晌,他才深呼了一口氣,低沉著嗓子開口:“謝謝。”

“還有。”

警察頓了頓:“她也承認,五年前在星瀚酒店,是她給你下了藥,是她走錯了房間和秦建新發生了關係,把秦建新殺害,最後讓顧子序幫她處理現場。”

“顧子序已經到案,承認了當初是他把您的妻子江辭月搬到凶案現場冤枉她的。”

墨北琛頓了許久,才深深地歎了口氣:“我知道了,謝謝。”

掛斷電話,他轉過頭來,剛好對上江辭月興奮的臉。

“你......”

“我......”

兩個人同時開口,又同時停頓,最後都示意對方先說。

白城坐在輪椅上,一左一右地牽著小舟和眠眠,三個人笑著開口:“你們慢慢說!”

墨北琛深呼了一口氣,啞著嗓子開口:“淩寒霜供出來......殺害爺爺的人,是溫心。”

“溫心已經被警方控製了。”

男人的話,讓江辭月怔了片刻之後,忍不住地掉下淚來:“太好了!”

“墨爺爺的仇,終於弄清楚了。”

看著她眼中的淚,墨北琛終於相信,這個女人,就是五年前的那個啞巴,而不單單是一個和她重名的女人。

他忍不住地伸出手去抱住了她:“還有,五年前的案子......也查清楚了。”

“秦建新是淩寒霜殺的,把你搬到凶案現場陷害你的,是顧子序。”

江辭月怔了一會兒,然後眼淚掉得更多了。

所有的心結同時打開,她怎麼能不激動?

哭了許久,江辭月才深呼了一口氣,抬頭看了一眼抱著她的男人:“剛剛醫院打電話......說你的骨髓和航航的配型成功了,你可以救他了。”

墨北琛頓了片刻,然後更緊地把江辭月抱進了懷裡:“太好了!”

......

半年後。

航航和墨北琛的移植手術順利完成的當天,溫雪梅和傅臨鏡的女兒也出生了。

白城看了一眼新聞裡抱著女兒笑眯眯地站在傅臨鏡身邊的女人,微笑著鎖上了手機螢幕。

“你不去恭喜一下嗎?”

承山皺眉看了他一眼,輕聲問道。

“冇必要。”

白城嘶啞著嗓子開口:“我是對不起她的,隻要她過得開心就好了。”

“我一個廢人,以後能照顧好自己就知足了,照顧不了他。”

“沒關係,我和墨北琛都會幫忙照顧你的。”

承山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白城白了他一眼:“你的富二代身份,打算瞞著若若多久?”

承山聳了聳肩:“能瞞多久是多久吧,她太單純了,怕她接受不了我有這麼多的錢。”

白城苦笑一聲:“這大概就是有錢人的煩惱?”

“算是。”

遠處的病房裡,江辭月帶著兩個小傢夥東奔西跑。

他們先去了航航的病房探望了一下航航,又跑到了墨北琛的病房裡去探望。

手術結束半年後,航航終於恢複地和正常的小孩子一樣了。

哥哥妹妹牽著他的手,帶著他一起走進了佈置浪漫豪華的教堂。

他今天要參加的,是媽咪和爹地,乾媽和承山叔叔的婚禮。

兩對新人在神父麵前許下誓言,此生不負。

“墨先生。”

被墨北琛溫柔地戴上戒指的時候,江辭月微笑著看著他:“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如果五年前的那個晚上不是墨北琛,她或許會成為真的殺害秦建新的凶手,也或許會被江落落安排的人糟蹋。

如果不是嫁給了墨北琛,她的人生,就真的隻剩下監獄的一片白了。

想到這些,女人勾唇,看向墨北琛的眼神更加溫柔。

“也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墨北琛勾唇,張開雙臂緊緊地抱著她:“如果冇有你,或許我現在還是個植物人,或許已經死掉了。”

“江辭月。”

男人鬆開她,深情地看著她:“我愛你。”

說完,他狠狠地吻上了她嬌嫩的唇。

教堂裡響起了雷動的掌聲。

“我也要!”

唐若若扁唇,撅著嘴巴看承山。

“好。”

承山勾唇,抱住唐若若的纖腰,溫柔地吻了上去。

在兩對新人的擁吻下,婚禮落下帷幕。

榕城所有的地方都在直播這場盛大的婚禮,連監獄裡麵都看得到。

看著螢幕上擁吻的兩對新人,穿著囚服的顧子序欣慰地笑了。

隻要她過得幸福就好。

(全文完)皺起了眉頭。長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能這麼明目張膽地無視他!終於,在江辭月抱著眠眠準備踏出警局的時候,男人眯起眸子喊住了她:“眠眠媽媽,我們談談吧。”戴著口罩的江辭月抱著眠眠背對著他,連頭都冇回:“我可不敢跟你多說。”“我怕你那驕縱凶悍的未婚妻會以為我對你有想法。”墨北琛的臉色微微一沉:“她又不在這裡。”江辭月冷笑:“她現在不在,不代表她不會找我秋後算賬。”“時間不早了,你還是乖乖回去哄你的未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