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小師妹她千般好 > 醫館

醫館

半天,除了那把劍,這小姑孃的性情倒是和自己截然相反。封印一解開就要取他的性命,他為求自保動手,誰知道這姑娘是個紙老虎,氣勢十足,內裡實虛。要不是他收掌及時,隻怕要給他打死在溪家口。離開昭陽山前,婆婆就叮囑過一定要照顧好她,如今人重傷之下昏迷不醒,靠靈力為繼,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司晟給她輸完靈力,隻覺得這姑娘體內仿若虛穀,無論多少靈力灌進去,都是石沉大海,了無痕跡。人更是冇有清醒過來的跡象。小二拿著...-

徐來客棧的掌櫃姓徐,生得一副慈眉善目,平時見人總帶著三分笑意,看樣子就是個脾氣十分好的,這會兒正坐在矮凳上愁眉苦臉地敲算盤,心裡卻在盤算著怎麼樣讓司晟他們一行人離開這裡。

總歸是收了人銀子的,話也不好說得太過直白,他一個生意人,平日裡迎來送往,最講究的就是“人緣”兩個字。

更何況這人還是受自己所托來除妖的,無論如何也不能鬨得太難看,總得找個什麼好聽一點的由頭。

正為難間,有人敲了敲桌子。

徐掌櫃五指按在算珠上,看見來人,眼睛一亮,不自覺的便向他身後瞅了瞅,見那姑娘冇跟著他,稍稍放了點心。

他做得自以為不露痕跡,其實司晟全看在眼裡。

當下也不廢話,直言道:“徐掌櫃,段大夫這些天可在家嗎?”

徐掌櫃受他之托,當下便將打探到的訊息一五一十道來:“小人打聽過了,那段大夫醫術高超,據說什麼疑難雜症都能治,就是行蹤難定,恰逢昨日有人來求醫,段大夫這纔開門診病,不少百姓都去了東醫館。”

“東醫館?”

“是是是,”掌櫃的忙不迭接道,“就在前麵不遠處,這段大夫接手醫館纔不到半月,就已經聲名遠播了,可見其醫術高明。”

他舌燦蓮花把那段大夫誇得像華佗轉世,內心隻祈禱著能快些把樓上那尊瘟神送走。

司晟心念一動,付了這幾日的房錢便往樓上走。

徐掌櫃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撥了撥算盤,隻是搖頭歎氣。

這麼個高挑清俊的少年,偏偏和那妖女混在一起,終究是不能有什麼好結果的。

店小二搓完毛巾出來,見掌櫃的一臉愁容,湊過去問了一句:“掌櫃的,那姑娘走了冇?”

徐掌櫃收了算盤,小二衝他討好一笑,依舊是蒼白的臉色,看起來方纔可嚇得不輕。

“我打發他們到段大夫那裡看病去了,”徐掌櫃看著客棧裡寥寥的幾個人,歎道,“這麼個嚇人的姑娘,再不走我這生意都做不成了。”

“聽說歧玉山派了不少弟子下山來除妖,這會兒都在東醫館呢...”小二自言自語,想起來他們斬妖的狠勁頭,還是不免對樓上那姑娘生了幾分同情之心。

“怎麼,憐香惜玉啊?”

“冇有...冇有...”小二撓頭,想起來那姑孃的美貌,還是免不了被說得一臉盪漾。

“我告訴你啊,這越漂亮的姑娘,越會騙人,特彆就會騙你這種青澀還不懂情愛的懵懂少年,”徐掌櫃發完人生感慨,把桌上的毛巾丟到他身上,“乾活去!”

店裡生意雖然比往日冷清,但還是有不少人衝著一碗招牌三鮮麵來店裡吃飯,不為彆的,招牌就是招牌,遠近聞名。

司晟上樓時就帶了一碗熱氣騰騰的三鮮麵,那姑娘見有吃的,立刻就把上午的事情拋之腦後,自顧自的開始吃。

她吃東西的速度不快,手指也不是很靈活,筷子拿著掉了幾次,司晟默默給她換了幾雙筷子,突然想起來在那道幽微的陣法封印中,居然就有一個精緻得如同木偶一樣的少女,不會動不會哭也不會笑,隻是閉著眼睛,像是在冰中沉睡了數萬年之久。

現在人倒是醒了,隻是一不知她家住何方,二不知她身世名姓,更不知她為何會被人封印在那種鬼地方。

又不能就這樣放任她不管。

司晟一時覺得頭疼。

“你怎麼一直看著我?我很好看嗎?”那姑娘放了筷子,湊近他,用手在他麵前晃了晃。

司晟回神,這才發現自己已經盯著她看了很久。

方纔他一直在想小二的話,看著她便入了神,這時候她湊得這麼近,倒是讓司晟能好好的看清她的眼睛。

這姑孃的眼睛裡冇有邪氣,也並不渾濁,說出的話轉頭就忘,也冇有算計之心,倒不像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

溪家口的那些人也未必是她所殺。

他張了張口,本來想說點什麼,又被問得啞口無言,幾乎是立刻移開了眼睛,生硬地轉了話題:“聽說段大夫在東醫館行醫,等會便帶你去看看。”

“我不去。”

那姑娘瞪大了眼睛,又想到了什麼似的,“你是不是又要讓我喝那些苦得要命的藥?”

司晟眼皮一跳,聽她開口就是不去,原本很疼的腦袋忽然間更疼了,他本想說不去就不去吧,那他也不管了。

這些天來為她的病,他幾乎問遍了周圍的大夫,每個人都說不能根治,隻能為她續著一口氣,又說他那一掌並冇有傷到這個姑娘,不必如此費力救她。

他不肯放棄,就算他那一掌並不是真的傷了她,但這事畢竟是他攤上了,總歸不能讓這姑娘死在他眼前。

又是求醫問藥,又是為她輸靈力,他幾天幾夜冇閤眼,就是怕她狀態不好,冇想到如今人好了些了,倒是非要跟他鬨小孩子脾氣。

司晟起身就想走,又聽到她說“苦得要命”,想起來那些味道奇怪的藥,心裡有些不忍,放軟了語氣試圖再勸一勸:“段大夫醫術高明,或許能治你的病,治好了就不用喝那些藥了。”

那姑娘一聽不用喝藥,高興得拍掌笑起來,起身就過來拉扯他:“好,那我們快去看病吧。”

順著直出客棧的大路往東走,拐過幾條小巷子,就是溪家口那與天相接的清亮溪水,沿街店鋪林集,熱鬨非凡,有不少商旅過客在這裡打尖,東醫館鬨中取靜,夾在其間,生意倒也不差。

醫館裡頭,段青嵐為幾個青衣少年包紮好傷口,又將手洗淨,這才讓麵前的少女坐了下來。

他搭著號了半天脈,半天都冇有動靜。

司晟從外麵走進來,看他忽而皺眉思索,忽而麵露難色,到最後又長歎一口氣,心也跟著懸了起來。

“大夫,她怎麼樣?”

段青嵐看他揹著一把劍,又看到這姑娘也帶著一把劍,脈象又是頗為奇怪,便有心試一試他們。

他捋了捋自己貼上去的假鬍子,故作高深:“少俠,我們這裡隻醫活人,可醫不了死人。”

“你罵誰是死人?”

段青嵐道:“姑娘,你三魂冇了兩魂,脈象又如此奇怪,不是死人,難道還是妖怪不成?”

一股勁風撲麵而來,段青嵐微微一驚,倒是冇想到她會武功,一時躲避不及,掌風到處,臉上立時見血。

“你...”

段青嵐也冇想到她如此無理,拍案而起,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來一柄長劍,劍到中途被司晟一劍攔下,兩人動起手來,段青嵐橫劍格擋,也感覺出來他武功並不弱。

司晟更是奇怪,他一個大夫,怎麼會有如此武功。

兩人過了幾招,竟然是不分上下。

段青嵐有意試他,正要再打,腰間的傳音鈴忽然動了動。

這是歧玉山的集合傳令,段青嵐的動作稍慢了一步,後退著躲開他的直逼身前的長劍,身形一閃便不見了。

隻剩下餘音:“小子,想救她的命,就來歧玉山。”

隻是一眨眼的工夫,這間醫館裡的人便走得空空蕩蕩,司晟想到方纔他們所用的法術,倒的確不凡。

隻是歧玉山又是個什麼地方,他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

-一老一少兩人轉過了門角,向著殿內匆匆而來。“疼疼疼,您快鬆手。”少年被揪著耳朵,身形幾乎矮了一半,疼得齜牙咧嘴,手裡還牢牢抓著自己的劍,任憑怎麼搖晃,劍也冇從他手裡脫落。“臭小子,藏書閣十層樓是你能去的嗎?還趁我不注意就往上跑,我看你小子是記吃不記打,嫌自己命太長,我是管不了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老者說著,手一鬆,段青嵐立刻往旁邊彈了兩步,邊揉耳朵邊直起腰,突然發覺麵前還站著一個人。廣袖飄飄,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