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我靠庫洛牌馬甲成為幕後大boss > 橫濱劇場第三幕

橫濱劇場第三幕

千理如何強大,此時的她依舊是個為生計奔波的“黑戶”千理重點設定了幾個急需使用的馬甲,在點下確認鍵的同時,三個馬甲出現在她麵前,千理感覺自己的五感被分成了三份,不壞卻很怪。她嘗試讓其中一個馬甲睜眼,卻讓三個同時睜眼,被迫從三個方向看自己,千理覺得這種感覺,還不賴!畢竟冇有人會比我更喜歡我自己。又練習一會兒,在天微微亮時已經完全掌握怎麼操縱馬甲。天亮了,披著白色鬥篷的青年向前走一步,蒙著白紗的眼睛不自...-

初夏的晨風有一股溫柔的味道,彷彿在奔波的人們耳邊呢喃時間的平等。

時間過的真快啊,千理將桌上的餐具一一搬到廚房清洗,距離她剛來這個世界已經過去半個月了,存在感也似乎到了瓶頸。

收拾完餐具,千理和甘換了個位置,坐在櫃檯上,店裡的電視正在播報最新的新聞:“日本橫空出世的歌、聲雙子星在演唱會上離奇失蹤”

千理默默算著,夢在京都發現了一個主角團,雷在東京也發現了一個主角團,雖然已經有了想法,但還是想先開啟橫濱的劇本。

繼續看著新聞,歌和聲的失蹤就是一個開始,欺騙世界的序幕即將拉開。

……

武裝偵探社接到數個來自各界大佬調查歌、聲的失蹤委托。

太宰治來到那兩人失蹤前最後一次外出的甜點店時,正是學生們放學的時間。

千理像一隻勤勞的小蜜蜂,不停的乾活,突然一個長相帥氣,身穿卡其色大衣的男子單膝跪在她麵前,執起她的手“美麗的小姐,我能和你一起殉情嘛?”

周圍的空氣停滯了一瞬,然後是鋪天蓋地的尖叫,甚至有人拿起手機錄視頻。

很好,不用自我介紹千理已經知道他是誰了,太宰治,一個及其危險又迷人的男人,也是她所認為的主角之一。

千理無奈的注視著他鳶色的眼睛,溫柔且堅定“抱歉先生,我想看不同的風景,想和不同的人交朋友,我想活下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人生,所以我拒絕這個邀請”

太宰整個人像是被燙著一般驟然收回手,站起身來不自覺向後退了兩步,嘴裡不停唸到“太可怕了,這個人太可怕了”

千理溫柔笑笑,冇有在乎周圍人的驚呼,領著太宰治去一個角落的空位,拿了一份菜單放在他麵前,笑著說道“想點餐的話,請隨時叫我”

“等等,我有點問題想問千理小姐”

千理停下腳步,疑惑的看向他,並不在乎他是從哪裡得知自己的姓名。

“千理知道最近的明星失蹤案嗎?”

千理“我很擔心歌聲兩位小姐,如果不是她們在社交軟件上的宣傳,我可能還不會有這麼好的生意。希望她們冇有事”

千理說完,見對方撇過頭,冇有想詢問下去的意思,便轉身繼續忙碌。

從開始到現在,太宰治一直撇過頭,不知在想什麼,躲避什麼,不敢直視千理的眼睛。

過了一會兒,千理端來一碟蛋糕,太宰“我並冇有點餐”

千理“是一位客人為你點的”說完,轉身為其他客人送甜點。

太宰拿起叉子將蛋糕戳的不堪入目,似乎戳到了什麼,一道黑氣從蛋糕胚出來變成一段話。

[貴安,太宰先生,我們組織有一個可以看見已逝之人中最思念人的異能力,即使是擁有異能無效化的您也有千分之一的機率成功哦,當然,隻需要做一個小小的交易。——燈塔]

太宰治麵無表情,眼睛黑暗的看向正在忙碌的少女,起身離開。

一個小時前,演唱會現場

降穀零坐在觀眾席前排,見演出還不開始,警察的直覺告訴他可能出事了,正要起身檢視,演唱會大螢幕突然亮起,血紅色的字體觸目驚心。

[橫濱總共有4顆炸彈,每過15分鐘就會有一顆炸彈爆炸,如果錯過了時間她們將死無全屍,和橫濱一起下地獄!]

四周傳來倒計時的聲音,觀眾們驚慌失措,尖叫聲和哭泣聲此起彼伏,降穀零趕緊前往播放室,關閉聲音。

橫濱警察趕到現場,疏散群眾,調查現場,十分專業迅速。

“我知道了!”柯南拉住降穀零,“我知道他們在哪裡了”

30分鐘前,偏僻的倉庫

“嘭”的一聲倉庫大門被暴力踹開。

黑色的馬甲、手套、帽子,強大的氣場讓人不自覺顫抖,抬起頭,橘色的頭髮,湛藍的雙眸,無一不昭示著他的身份,港口黑手黨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倉庫中央有一個人被綁在椅子上,據中原中也收到的情報,本應該被綁架的少女們正一人一拳揍著椅子上的人。

“讓你綁我們,讓你威脅我們”

注意到有人來,兩人收回拳頭,有些尷尬“你好”

半個小時前,港口黑手黨首領辦公室桌上放著一封燈塔的署名信,信上說□□的調查讓他們有些苦惱,如果不想因此和他們為敵就做個小交易,解救在演唱會上被綁架的歌和聲。

為了顯示□□的誠意,派出了中原中也。

中也“你們好”

空氣中環繞著尷尬,幾人正想說什麼,被綁著的綁架犯手中攥著一把小刀,突然衝向歌和聲。

中也正想上前阻止,有一人比他更快。

一瞬間,動作極快,隻能看見那人挽了個漂亮的劍花,綁架犯捂住脖子痛苦的倒在地上。

中也戒備的看向那人,穿著改造過後的騎士服更顯得紳士,手中的劍漂亮鋒利,殺人也極為利落。

歌和聲看見那人,興奮道“劍,原來是你啊,創不是說他來嗎?”

劍“創還冇起床,我擔心你們就先來了”

啊?睡覺比同伴更重要嗎?

中也正想開口說什麼,突然衝進一群警察。

劍擋在三人麵前,警惕的看向他們。

中也抽抽嘴角,“啊?我可不是需要保護的弱者”

柯南偷偷跟進來,偵探的直覺告訴他,對麵四人手上的人命一定很多,黑暗的氣息不用觀察已經撲麵而來。

注意到地上躺在血泊中的人,柯南想衝上前卻被降穀零拉住“你想乾什麼?”

柯南“炸彈,其他地方的炸彈還冇有找到。”

正在兩人拉扯時,警察隊長收到資訊通知收隊。

柯南“為什麼?”

“江戶川亂步先生已經知道所有炸彈地點,我們要去協助排爆”

柯南“那為什麼不將他們帶回警局做筆錄”

降穀零捂住他的嘴,抱歉的看向警察隊長。

隊長蹲下身“我看你年齡還小才向你解釋這麼多,但是不該知道的最好還是不知道”說完命令眾人進行下一步任務。

柯南一直知道橫濱有合法黑手黨,卻不知道這裡的黑手黨勢力居然如此龐大。

見眾人離開,本來首領希望中也能將她們請到□□做客,但是看見劍表現出來的強大,為了不讓這個組織增添對□□的負麵想法,中也放棄了。

中也“我也回去了”

其餘三人點點頭,隨即離開。

回到□□中也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森鷗外。

借用一個小小的綁架案來讓自己的組織光明正大的上台,展現出強大的武力讓人為之忌憚,同時利用資訊差讓□□牽製異能特務科,又用武裝偵探社避免衝突。

“這一切都是燈塔早就計劃好的啊,還真是令人忌憚的頭腦,看來裡世界的牌得打亂重洗了”

十分鐘前異能特務科

安吾瞥了一眼身後的太宰治,“還要繼續看嗎?他們全都走了”

兩人身前的螢幕赫然是那個幾方勢力光顧的工廠。

“再等等”太宰治說。

過了一會兒,有一人披著黑色鬥篷從監控遠處緩緩走近。

他將帽子扶下如同天空般璀璨的湛藍的髮色展露出來,銀白的雙眸看向監控。

“這是!”安吾驚訝,和田中副議長描述的模樣完全相同。

猶如神明般的美貌卻是地獄的惡魔。

太宰像是呢喃情人名字般道“創”

創提起鬥篷邊,優雅的朝監控行禮,嘴角掛著一抹疏遠的笑容。

“各位觀眾,對於‘橫濱第四張異能開業許可證所屬組織’這部戲是否滿意呢?”

說完創打了個響指,優雅的謝幕。

監控器徹底被破壞,發出刺耳的電流聲。

安吾正想關閉監視器,太宰按住他的手。

這時,監視器上冒出來一句話。

[請問太宰先生接受那個交易嗎?]

安吾震驚的看向太宰治,見他整個人如同沉澱已久的黑色淤泥,可怕無比,安吾恍惚間彷彿回到了他在□□臥底,三人相處的時候。

[存在感:15/100]

千理在店裡坐著休息,見頭上的存在感突破十直接到了十五,天殺的,把所有勢力全得罪完了。

但這正是她想要的,得到信任很難,讓人忌憚就較為簡單。

千理起身,將烤製好的餅乾打包好,悠哉的朝武裝偵探社走去。

五分鐘後武裝偵探社

“各位晚上好,我為大家準備了飯後甜點”千理溫柔的笑著“希望大家喜歡”

-是愚人”“為什麼要叫這個名字呢?”安吾聽到自己這麼問道。少女驕傲的抬起頭,伸出食指,像一個老學究般開口,“那是因為……”一道清冽的男聲接過她的話:“燈塔是迷航的船隻在大海上尋找方向的唯一標誌,叫愚人則是因為boss認為千般苦痛,萬般煩惱,終不過是,愚人自擾。”一個自認為是燈塔般的組織,被自稱為愚人的首領領導著,安吾不禁覺得之後橫濱的局勢可能更加複雜,工作也會更加多。身為一個社畜,安吾不禁感歎道: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