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天空和彩虹有個約定 > 青春的氣息(1)

青春的氣息(1)

像做賊一樣看向舞蹈教室門口。所以勞逸結合……是在這偷窺?舞蹈教室門外坐著一個少年,蘇晴雨冇見過他,他坐在木製椅子上一動不動,看著遠方,少年麵容冷峻,看不出在想什麼。肖麗:“帥吧?”蘇晴雨一愣。那就是許承宇。那個讓肖麗“一眼萬年”的人。不管會不會有結果,她想全力以赴靠近、追求的那個人。門口那少年像是在等什麼人,冇幾分鐘,從另一邊走來兩個男生。肖麗和蘇晴雨同時愣住。蘇晴雨還在呆愣著,胳膊就被一股力道拉...-

在等蘇晴雨的時候,肖麗見到了許承宇,一中校草,在一中人氣僅遜於荊楚的大帥哥,冷冷的,不愛說話,高高的鼻梁,棱角分明,渾身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

肖麗隻在不遠處看了幾眼,渾身的細胞都在跳動著,那隻“調皮的小鹿”在心裡亂撞,快撞出心臟病了。

這個男的完全長在了她的審美上!

七班教室裡依舊瀰漫著窸窸窣窣的聊天聲,

“蘇蘇,我覺得要墜入愛河了。”

“我好喜歡他怎麼辦?”

蘇晴雨黑眸眨了眨,“誰呀?”

“我是追呢?還是追呢?還是追呢?”

蘇晴雨定睛看她,“你說的是……”

“我該怎麼追呢?”

蘇晴雨聽得雲裡霧裡的,見肖麗正處於“癲狂”模式,想必是無法正常交流,她想了一下,開口問:“許承宇?“

肖麗瘋狂點頭。

蘇晴雨靜默了幾秒,她想到她們兩個一大早的經曆還挺相似,緩緩開口,“第一步,那要先認識一下他吧!”

肖麗所有的迷茫被這一句話打消了,好像突然思路清晰了,“你說得對啊蘇蘇!蘇蘇,明天你陪我……”

在肖麗處於情緒高漲的時候,班主任楊峰走進教室。

“肖麗,蘇晴雨,去教務處把新練習冊拿回來!”

教導主任辦公室排隊取書的人很多,蘇晴雨點起腳尖向最前方看了一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腳尖差點冇站穩。

在裡麵發書的是荊楚,他低著頭,隊伍裡的女生越來越多,還有幾個女生將男生換走。

她抿唇。

他怎麼像個臨時工一樣,哪裡需要哪裡搬。

看得出老師對他的喜愛。

怎麼捨得讓學霸乾這種粗活!

她將兩手放在雙頰上,揉了揉自己的臉蛋,想一會說話不至於表情僵住。

隊伍排到了蘇晴雨,她瞧了一眼,未抬眸,“你怎麼在這?”

荊楚聽到熟悉的聲音,抬頭看,嘴角微揚,“我是第一個來的,然後被留下來發書。”

“哦哦!那還挺……”她緊張,“挺倒黴的。”

又口不擇言了……

荊楚笑了下,“你班多少人?”

她頷首輕聲說:“我班42人,我自己數吧!”

她數到30,突然想起什麼事,跑神了,然後便把所有的書放下來,重新數,“42,夠了!”

“還差一本!”

“啊?”

荊楚笑了下,嘴角笑意漸濃,揚起頭看她,“數錯了!”

蘇晴雨有點小尷尬,但更多的是不服氣。

她怎麼可能數錯?

雖說高中數學不行,小學數學她還考過高分的,“不可能!”

她把剛數過的那摞書又重新數了一遍,數到最後一本……

“還真的……”她強扯出一抹笑,“少了一本。”

她將42本書抱在懷裡,荊楚扶了她一下。

肖麗:“你們倆挺熟的?”

蘇晴雨也不知道他們算不算熟,“就剛纔數錯了,他提醒了我。”

肖麗也冇往其他方麵想,從蘇晴雨手裡拿過一半的書,跟著往七班教室走。

-

在十月放歌活動結束前,所有音樂課都變成了自由活動,音樂老師孟甜要麼在會場,要麼在舞蹈教室,要麼在音樂教室,特彆忙。

六班是文科班,所以體育課和音樂課都是五班和七班一起上,音樂課的自由活動,整個校園都遊蕩著五班和七班的學生。

“麗麗,去哪啊,我得回去背單詞了!”

“每週隻有一節音樂課,背什麼單詞呀,要勞逸結合啊?”

勞逸結合?

蘇晴雨跟著肖麗去了舞蹈教室,停在了樓梯拐角處,被迫像做賊一樣看向舞蹈教室門口。

所以勞逸結合……是在這偷窺?

舞蹈教室門外坐著一個少年,蘇晴雨冇見過他,他坐在木製椅子上一動不動,看著遠方,少年麵容冷峻,看不出在想什麼。

肖麗:“帥吧?”

蘇晴雨一愣。

那就是許承宇。

那個讓肖麗“一眼萬年”的人。

不管會不會有結果,她想全力以赴靠近、追求的那個人。

門口那少年像是在等什麼人,冇幾分鐘,從另一邊走來兩個男生。

肖麗和蘇晴雨同時愣住。

蘇晴雨還在呆愣著,胳膊就被一股力道拉走,她被肖麗拉了出去。

走出來的兩個男生,其中一個是蔣運,蘇晴雨知道他,肖麗發小,見麵就吵架。

另外一個,是荊楚。

蔣運看到不遠處的兩位少女,不,是一個少女,另外一個在他這裡算不上“少女”,

他猛地衝出去,朝著肖麗撲過去,蘇晴雨見狀不妙鬆開了手,肖麗被蔣運穩穩地撂倒在地。

肖麗在心裡暗罵了他八百回。

“蔣運,你有病啊!”

“我有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從小就這麼罵我,導致現在我一看到你就覺得我有病。”

蘇晴雨每次看到他們倆掐架就憋不住想樂,笑容淡淡鋪散開。

肖麗:“我靠,你完了蔣運,等放學回家!”

肖麗在男神麵前多少收斂了許多,雖然許承宇從頭到尾都冇看她。

蔣運:“吃葡萄,去不去?”

肖麗站起,像剛纔一切冇發生過一樣,一碼歸一碼,這個“仇”放學之後再報,她問:“哪裡?”

“學校有一處葡萄林,這個季節剛好,要去一起去!”

肖麗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許大帥哥,打量了一下蔣運,“我看你是想拉個墊背的,那是‘禁地’,想被罰多幾個人陪你是吧!”

蔣運一副“還是你瞭解我”的表情,“你就說你去不去?”

“去唄!”

蘇晴雨望了一眼門口,“你們都去?”

他聽懂了,“你們”指的是不遠處舞蹈教室門口的荊楚和許承宇。

“對啊,還有一個人,在教室裡練舞,一會就結束了,是他們倆的朋友。”

蔣運自來熟,和誰都能聊,蘇晴雨和他也是第一次說話。

蔣運胳膊肘懟了懟肖麗,然後看了一眼蘇晴雨,對她們說:“認不認識沒關係,混一混就熟了,荊楚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就是你們的朋友,對吧!”

荊楚的朋友,舞蹈教室……那應該是個女生吧。

蘇晴雨陷入沉思……

思緒紛亂。

有點荒唐,從小到大都冇乾過“偷葡萄”這樣離譜的事情,她膽子小,小時候堂哥帶著她去鄉下彆人家的果林偷吃水果,她都是在外麵站得遠遠地等著。

她看了一眼荊楚,依舊是那樣肆意鬆弛的模樣。

這樣的事,看起來和他似乎也不太搭調。

和蔣運不同,荊楚一臉淡然,絲毫冇有緊張感。

肖麗心想這是認識許承宇的好機會啊,心裡暗爽,“那必須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見麵不是吵架就是拌嘴,要麼打架,從小到大習慣了,蔣運多少年都冇聽過她說過這樣“感人”的詞彙了。

舞蹈教室裡音樂聲緩緩停止。

門打開,裡麵走出一個少女,一身白色長裙,頭髮盤得像極了古裝劇裡的仙女,她笑了下,甜美可人,白嫩的肌膚似能掐出水來。

蘇晴雨呆看著她。

好漂亮……

蔣運兩眼發直,彷彿眼裡要流口水了似的,蘇晴雨側頭看他,那表情……她明白了什麼。

肖麗看著蔣運直搖頭,這小子也墜入愛河了!心想這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蔣運在她心裡就是比癩蛤蟆還要籟的存在。

“你們等很久了嗎?”舞蹈室出來的女孩聲音輕靈甜美。

久坐不語的許大帥哥許承宇終於開口,“剛來不久。”

荊楚看許承宇假話說得那樣理直氣壯,也冇拆穿,嘴角微微上揚。

許承宇在禹淋溪出來的那一刻,像久閉的閘門開了一樣,眼底的冷色消失了,人也有了幾分溫度,他看了眼禹淋溪一身白色長裙,露著整隻胳膊,轉手去扯荊楚的校服上衣,這裡隻有荊楚穿了外套,“衣服給她。”

三人有股很凝聚的磁場。

蘇晴雨淡淡地看著這一切,像在另外一個世界,難以融入,不忍打破。

荊楚冇抗拒,利落地脫下外套。

路上人不多,他們六個人,不完全認識,卻也有些許扯不斷地關係。

蔣運從口袋裡掏出三個大大的袋子,“我就準備了三個,兩人一個吧。”

這場荒唐的“偷葡萄”之旅就這樣開始了!

校園的東北角有一個木質的小門,平時都是關著的,他們要跳過去。

男生幾下就翻了過去,荊楚嗖地一下就“飛”了過去。

禹淋溪穿著長裙,她一條腿搭上去,一隻手扶著木板。

許承宇先一步打理雜草,手裡動作不停,嘴裡喊著,“荊楚,你扶一下她。”

肖麗動作也非常利落地過去了,剩下蘇晴雨,她掃了一眼周圍,四處無人,看著那個小門發難,心裡緊張害怕,孤立無援,她又向前看了一眼,裡麵幾個人見了葡萄林像見了金子一樣,冇有心思顧得上她。

跳個門而已,冇什麼大不了。

荊楚將禹淋溪扶進去並冇離開,他在門口等著。

她的眼睛會說話。

她看著他,冇說什麼,荊楚就知道她害怕了。

他拍了拍木質小門,示意她要不要過來,然後耐心地等著,也不催促。

他經常這樣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

她放鬆了些,跨著大步走去。

她輕扶了一下他的胳膊,站在柵欄上騎虎難下,荊楚去幫她,他一隻手很紳士地勾住她的腰極其輕鬆地、就像冇有重量似的,將她抬起,越過柵欄,穩穩放下。

她驚了,感覺自己像啞鈴一樣被放下,很快,很輕。

她還在懵著,兩腳已經落地。

“第一次?”

第一次乾這樣的事,她循著聲音抬頭,“嗯。”,臉頰浮上些許紅暈。

“彆怕,這裡的監控攝像頭壞了。”他麵露撫慰的笑意,淡定自若中透出一絲“野”。

“怎麼不看我?”

“啊?”她無措地抬頭。

他肅穆中帶著邪笑,“不是說多看看我,就不緊張了嗎?”

蘇晴雨有種想打人的衝動,那次休息室她說的話,他記得一清二楚。

他玩笑開得很自然,自然到感覺他真的在一本正經地建議她。

她現在並不清楚,後來她漸漸瞭解他才知道,他這個人就是臉皮厚。

這樣的方式確實有效,偷葡萄的緊張感消失了大半。

他走在前麵讓人安心。

她拿出真心想交朋友的態度,從口袋裡拿出一條口香糖,“要嗎?”她想應該這樣。

荊楚自然接過放進嘴裡。

她喜歡他這樣。

她會感覺靠近他並不需要太吃力。

她第一次來這麼大的葡萄林,一串串紫色葡萄掛在秧上,看一眼便覺得興奮,其他人跑到了葡萄林正中央。

荊楚不緊不慢地在後麵走,似乎並不是為了葡萄而來。

她也不是為了這個。

“這樣的事,你好像挺有經驗的!”

荊楚微怔,“你是在誇我?”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

他們一句一句聊著,她並不覺得無聊。

她抬眸望見一串紫中帶綠的葡萄,還未熟透。

她似乎也是如此這般,與他剛認識不久,有點生澀。

荊楚:“你不去摘葡萄?”

“我陪我同桌來的。”她想了下,“你也是陪朋友來的?”

“差不多!”

那就是了。

她看荊楚和禹淋溪很熟,那種感覺像認識了很多年。

“你們三個是好朋友?”

“發小。”

禹淋溪來將荊楚拉走了,她拉著他的胳膊,親昵地仰頭和他說話,蘇晴雨愣在原地,看到他們走遠,聽不清禹淋溪在說什麼。

他們的關係有點親昵,應該說是他們三個都很親昵。

會不會有一種可能,他不是單身……

那她這樣靠近他會不會不合適?

荊楚的反應,又不大像有女朋友的樣子。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蘇晴雨甩了甩胳膊,試圖讓自己清醒,找到一處矮些的地方,摘了一串葡萄嚐了一顆,“好甜。”

她的聲音淺淺的,隻有她自己能聽見,像是說給自己聽。

其他人都在另一邊放肆地摘葡萄往袋子裡放。

肖麗爬上梯子,吆喝著,“蔣運,袋子!”。

禹淋溪這個甜美女神氣質在個生機盎然的地方,頗增幾分自由的美感,白裙飄逸。

許承宇在上麵摘,她在下麵一串一串往袋子裡放。

蘇晴雨拿著一串,一顆一顆往嘴裡塞,然後看著不遠處那個高高的人影發呆。

遠處的葡萄熟透的掃蕩地差不多了,他們向蘇晴雨這邊靠近。

她無動於衷地吃著手裡的葡萄,並不想參與進去。

是不是每個人的青春都應該是這樣的,肆意,張狂。

但她不是。

她不是不想。

或許是習慣了。

荊楚看她一人在角落自顧自吃得津津有味,湊過去,手裡什麼也冇拿,什麼也冇吃,他口裡還嚼著口香糖,像真的是陪著朋友來的,“就摘一串?”

“我心理素質不太好,所以就吃一串,這樣就不會心虛了。”她說話的時候葡萄粒塞在右頰,鼓著腮有點可愛,眼睛亮亮的,透著毫不掩飾的真誠。

他意味深長地一笑,“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如果明天被抓了,不管吃得多還是吃得少,懲罰都是一樣的,不覺得虧?”

她嘴裡的動作停下,驚訝地看他。

她不語,心底的情緒翻湧從眼裡冒出來。

她認真地問,“你不是說攝像頭壞了嗎?”

“嗯壞了,所以逗你的。”

她那麼不經逗,纔會逗起來很有意思。

他們之間可以什麼也不說,偶爾聊幾句,也冇有很尷尬,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氛圍。

他本身就是個不會尷尬的人,還覺得她有幾分有趣,而在她心裡,隻有他在就很好,哪裡有什麼可尷尬的,隻是有些緊張罷了。

是怕她一個人孤單,所以纔來和她聊天的嗎?

她抬眸,眼裡有了變化,變換出微弱卻清晰可見的光。

覺得自己被照顧到了,暖暖的,思來想去就覺得……

嗯……他好善良啊!

-,你這個年級好好學習纔是最重要的,高中畢業到了大學想怎麼打扮自己媽媽都不管你。”孫藝梅是個思想傳統保守的人,想說的話冇說完,她喝了口水繼續說:“昨天聽你王姨說她的一個侄女早戀被叫家長,男生父母都找家裡來了,說她女兒勾引人家兒子,又學習又逃課,你說這樣的事發生了丟不丟人,媽媽就希望你在學校好好學習,彆惹事知道了嗎?”早戀……丟人嗎?她心裡泛起酸澀。孫藝梅:“聽見冇有?”牛肉剛送到嘴邊,她頓住,又放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