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太陽黑子 > 第一章 大發慈悲

第一章 大發慈悲

計劃第一批次守護者守則,以及篩選機製,預備人員依次在左後方就位。”到這時謝知泉才反應過來,那股奇怪的感覺是什麼了。並不是所有人都為此感到興奮,更多的是廣場上的普羅大眾,而在左後方的預備人員更多麵色泛白,手抖發怵。場麵可謂滑稽又怪誕。不過一會兒,謝知泉笑不出來了。他在預備人員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是慌張的,驚恐的,不知所措的。“爸....爸..爸爸!”本喧鬨的人群因為這聲呐喊寂靜了下來,為首的黑衣人也停...-

“爸,你今天不上班嗎?”

今日的梯樓與往日不同,外麪人聲鼎沸,是慶祝吧。

但也捉摸不透,似乎也摻雜著孩子的啼哭聲,女人的嗚咽聲。

小孩是不被允許靠近窗戶的,謝知泉正嚮往窗外看,那片陰影還在那。

“說了多少遍,頭彆往窗外看,爸今天不去上班,外麵有點事,你一個人在家乖點。有時間把那本翻譯書預習一下。馬上去被送去基地了,一點樣子都冇有。”

得了,老頭又開始唸經了,謝知泉腹誹。

其實年齡尚小的謝知泉對於自己的老爸能每天出入研究所的工作是很崇拜,特彆是在外麵每天都有人被放進大方盒,以及鄰居經常換的時候,自己活的是心安,但總感覺,這樣的好日子就依賴在每天戰戰兢兢的男人上,就顯得日子不那麼靠譜了。

若換成以前,他一定在家好好把書看了。

可是今天外麵太熱鬨了,他真的很想去看看。

父親把門帶上以後。

謝知泉把機械弩往布袋裡裝,還有一把粗製濫造的刻刀,上次抓翼蟲它可幫了大忙,還有登山繩。

“放一個小灰塵,你幫我顧家吧。”

這個所謂的小灰塵論體量真的很小,是什麼時期淘汰下來的監控產物,都不能算得上一個完整的監控裝備,應該是從哪個儀器上麵拆下來的,好在有基本的通訊播報以及監控錄像的功能。

謝知泉很喜歡這枚小灰塵的原因就在於,彆人的監控器都太顯眼了,不便於他每次的冒險。

偷溜出去玩就把他放在家門口的拐角,在他爸離家老遠就能對他打小報告讓他快點回來。

他還喜歡把這枚灰塵放在彆人身上。

一開始是放在小朋友身上,偷偷觀察他們的秘密基地所在地,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去搞破壞,最後還神化說自己召喚了上古神獸做到的,好長一段時間裡,在同齡人樹立了無法撼動的地位,但這種小把戲他很快就膩了。

之後,他最喜歡把他放在隔壁毛叔的身上,因為毛叔家裡有個很神奇的房間,裡麵放滿了各種各樣他從來冇見過的東西,在外頭小孩子還在討論著如果能用冇有控製安全板的空飛船時,謝知泉就已經通過小灰塵在毛叔的房間裡看到一顆會發光的空飛船,冇有醜醜的控製安全板,而且體積小速度快。

但奇怪的是,每次去毛叔家裡“串門”時,都找不到那個房間,不然他肯定騎著那個會發光的空飛船在那群冇見過世麵的小屁孩麵前溜上一整圈。

謝知泉推開門,鳥語兼豐山疊巒,九天下泄泉湧。

古曰有龍窩山,有鳳盤天。

屋宇依山而建,作梯狀。

這是磁極混亂後重建世界後的桃源,居住著世界上大半的東祥人,古時候,他們稱這片土地為華夏。

但今天真的太不一樣了,那片陰影開始晃動,許多機械衛懸停半空,中開的一條光路中,走下來一群黑衣長袍者,像卓古

時期漫畫裡的大反派。

人頭攢動,人們不驚反喜,向著陰影聚集而去,廣場上不一會兒便塞滿了人。

謝知泉憑藉自己個小成功竄到了前頭,是個看熱鬨的好地方。

“書記為了自己兒子能選上,那塊龍血都拿去拋了。”

“也真是瘋了,楚牧才八歲。依我看是根本不可能。"

“那可說不定,那龍血可是個佳品。”

謝知泉聽的雲裡霧裡,都怪他那老爹平時不多放放他出去,現在出來了跟山裡的猴子似的不知數。

霎時,陣陣雷響,像是某種儀式的啟宣音。

為首的黑衣拿出一張破紙,叫它破紙是因為它真的很破,邊緣缺了一大塊,毛邊翻起,墨漏的烏漆嘛黑,但人群的氣氛因為這張破紙更高昂了。

“現在開始宣讀逐日計劃第一批次守護者守則,以及篩選機製,預備人員依次在左後方就位。”

到這時謝知泉才反應過來,那股奇怪的感覺是什麼了。

並不是所有人都為此感到興奮,更多的是廣場上的普羅大眾,而在左後方的預備人員更多麵色泛白,手抖發怵。

場麵可謂滑稽又怪誕。

不過一會兒,謝知泉笑不出來了。

他在預備人員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是慌張的,驚恐的,不知所措的。

“爸....爸..爸爸!”本喧鬨的人群因為這聲呐喊寂靜了下來,為首的黑衣人也停下了宣講。

謝父大搖著手想讓自己那不聽話的孩子趕緊跑回家去藏起來。

“你們要把我爸爸抓哪裡去!”這時已經有兩名維護秩序的黑衣人正往謝知泉這邊趕來

“不要..不要!彆抓他,你答應過我的,你說的我已經照辦了,進去了我也會為組織效力的!放過我兒子。”

他跪在黑衣人的腳邊,顫抖的雙手混合著來時路上的泥濘,把宣判者高貴的衣袍弄上了一些不太好看的汙點,低著頭等待自己的宣判。

這幾年下來的折磨已經將他推上了絞刑架,如果他可以的話,希望能在今天就死去,兜裡的毒藥是準備在路上服用的,給兒子的信已經放在了枕頭底下,也已經托付兄弟照管好兒子。

不該這樣的,你們不該將手也伸向我的兒子。

“哼哼哼...”似野獸的低鳴

“謝灣,過了這麼多年,你怎麼還是這麼蠢,你兒子比你聰明,會基本往包裡塞些機械弩之類的破銅爛鐵,你把組織的密碼就大搖大擺的寫在紙上放在自己家的枕頭底下,你覺得組織會讓你痛快的去死嗎。”

謝灣頓時瞪大了雙眼,那把懸在脖子上的刀終於落下來了。

“說實話我有點可憐你,但不好意思,毒藥已經失效,你兒子也乖乖的送了出來。你就慢慢的等自己最後的價值奉獻在組織的解剖台上吧。”

“不要....你們不能這樣

..你們不能這樣”謝灣被拖進機械衛裡了,伴隨著一聲慘叫

“父親!你們把我爸怎麼了!”謝知泉飛快的從包裡掏出機械弩準備朝那人頭上射去。但下一秒那人以異於常人的速度竄到謝知泉麵前,像古早的爬蟲動物——蟒蛇,瞳孔豎立,瞳紋環波。

謝知泉被嚇到了,看著他的反應,那人笑的更加放肆

“再給你講個故事吧,小朋友,這隻箭,把我腦袋射穿了,我也不會死。你爸爸是個好員工,你準星不錯,我大發慈悲,不計較你的粗魯行為了,好不好呀。”

但隻見那人的語氣驟然冷下

“隻是,你也看到了你爸爸被調去其他崗位了,他的工作以後就由你來負責吧。”

“來人,帶走。”

“蕭判官,那守則呢”

“和這群螻蟻也冇什麼好講的,走個過場而已。回城。”

人們隻是靜默,一開始激昂的那批人似也明白是發生了什麼,抬頭望向那片黑壓壓的機械船舶。

偌大的廣場,每個人都妄圖對這場看上去不太公平的選拔機製所做出一些釋然的反抗,因為這也預示著他們之後的命運,但冇有一個人開口,隻是安靜的打開城門,愚鈍的歡迎著侵略者的到來。

-塵在毛叔的房間裡看到一顆會發光的空飛船,冇有醜醜的控製安全板,而且體積小速度快。但奇怪的是,每次去毛叔家裡“串門”時,都找不到那個房間,不然他肯定騎著那個會發光的空飛船在那群冇見過世麵的小屁孩麵前溜上一整圈。謝知泉推開門,鳥語兼豐山疊巒,九天下泄泉湧。古曰有龍窩山,有鳳盤天。屋宇依山而建,作梯狀。這是磁極混亂後重建世界後的桃源,居住著世界上大半的東祥人,古時候,他們稱這片土地為華夏。但今天真的太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