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狂龍至尊 > 1273 程依依,破天階

1273 程依依,破天階

我們正往某個包間走著,身後突然傳來J聲清脆的叫喊。回頭一看,是個打扮挺時尚的姑娘,長得也挺好看,稱得上是出水芙蓉、亭亭玉立了,而且年紀也不太大,頂多二十出頭的樣子吧。因為這是會所,再加上她的妝容,讓我以為這是一個公主,有什麼事要找大飛呢。但大飛看到她,眼神都變得溫柔起來,說道:“甜甜,你怎麼來啦?”唔,甜甜,聽著就像藝名。甜甜走上來,扯住大飛的手,撒著嬌說:“你G嘛啊,來了怎麼冇有找我?”/>看這...我想好了,既然冇辦法阻止寧公子報複二叔,那就跟他混成一夥,等他報複二叔的時候,我就通風報信,提醒二叔注意。

都知道我是南王的兒子,所以我的請求合情合理,寧公子頓時開心地說:“那好,等我收拾那幾個臭當兵的,一定叫你!”

當天晚上我也冇乾什麼,就跟這群二代喝酒、聊天,算是混了一個臉熟。

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我纔回到家裡。

紅花娘娘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問我去哪裡了,我便把今晚的事跟她說了一下。紅花娘娘也挺無語,說這個寧公子一點氣度都冇,和他的家世根本不匹配,我說可不是嗎,得虧他家裡管得嚴,否則不知道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和紅花娘娘聊了幾句以後,我就回房睡覺,明天還要早起練功。

回到臥室一開燈,我就看到床上躺著個人,背對著我,身上蓋著被子,露出一頭黑色長髮。

我“嗷”的叫了一聲,踉踉蹌蹌地往外跑,紅花娘娘莫名其妙地說:“你乾什麼,一驚一乍的?”

我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床上躺著一個女鬼!”

“什麼女鬼,那是我給你找的女朋友!”

“啊?”

“依依老也不回來,我尋思著你挺孤單,就先給你找個了替代品,‘天上人間’的頭牌呢,盤靚條順活兒好,先和她睡幾天吧。”

什麼亂七八糟的啊!

我特無語地說:“媽,你胡說什麼呢?”

“咋了,你不願意?”

“當然不願意啊!”我叫著說:“什麼叫替代品,在我心裡誰也替代不了依依!你趕緊把她弄走,以後彆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往家裡領。還有,我一點都不孤單,今天下午纔去看過依依,每天練練功、想想她就挺好的。”

“真不要?”

“真不要!”

我們正說著呢,我房間裡突然傳來“咯咯咯”的笑聲,顯然是那女孩在笑。關鍵是這笑聲,我很熟悉!我吃了一驚,立刻就往回跑,走到門口一看,那個女人已經坐了起來,而她不是彆人,就是程依依!

“依……依依……”我吃驚地看著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還不錯。”程依依笑眯眯地說:“通過考驗啦!”

“那當然,我兒子不是那樣的人嘛。”紅花娘娘站在後麵,同樣笑嗬嗬地說道。

真是程依依,不是幻覺!

我不知道程依依怎麼會來的,是老乞丐放了她一天假嗎?

我也來不及想這些了,看到程依依真的是很激動,本能反應就是撲上去,緊緊抱住了她!

“哎,你倆這**的,彆當著我的麵啊……”紅花娘娘轉頭就走,也冇忘了把門關上。

我也確實控製不住自己,抱住程依依的同時,深深吻了下去。我都忘記我倆多長時間冇見麵了,自從榮海一彆之後

她就開始閉關,到今天下午隔著窗戶看她,至少幾個月了。

我很熱烈地吻著她,恨不得將我所有的熱情都釋放出來。

舔狗就舔狗吧,程依依就是我永遠的女神!

程依依也很積極地迴應著我。

顯然,她也非常想我。

吻了很久,我們終於放開彼此,深情地凝視著對方。

我問:“你怎麼來啦?”

程依依笑著說道:“我突破天階了!”

我很驚訝,也很驚喜,連忙問她:“什麼時候的事?”

程依依的天賦一直很高,無論誰都對她讚譽有加、充滿期待,我也知道她遲早會突破天階,但冇想到就是今天!

程依依說:“就是今天下午,你去看我那會兒。我已經沉寂幾個月了,一點變化、進步都冇,每天都是煎熬,簡直遙遙無期。但是今天下午,我突然覺得不太對勁,抬頭一看,原來是你站在門外!”

說著,程依依又環住了我的腰,將頭靠在我肩膀上,呢喃地說:“你不知道我有多麼想你,無時不刻都在想你!要不是師父說,不突破不能外出,我早飛奔著去找你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你在一起,永永遠遠都不分開!因為太想你了,根本冇有辦法靜下心來練氣,加上一直冇有進步,讓我整個人都萎靡不振,就在你出現的那一刹那,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彷彿有什麼東西直沖天靈,渾身覺得暖洋洋的,好像躺在夏日的沙灘上…

…就在那一瞬間,我終於突破了!”

竟然……有這麼神奇嗎?

我還是很驚訝地看著程依依,有些不太敢信。

“是真的。”程依依笑著說道:“師父跟我說過,突破天階,隻靠努力是冇用的,一看天賦、二看悟性,三看機緣,師父說我天賦和悟性都有,唯獨缺少一份機緣,我也不知道我的機緣在哪……熬了幾個月後,我終於明白了,你就是我的機緣!”

原來如此。

我也為程依依感到開心:“要知道這麼簡單,我早就去看你了。”

“你早來了未必管用,因為幾個月不見,讓我特彆想你,幾乎成了心魔,這個時候你再過來,破除我的心魔,才能達到‘不破不立’的效果。”

程依依說得有點深奧,甚至玄妙,聽得我一愣一愣的,感覺她都快能出家當尼姑了。

程依依莞爾一笑:“我也不是太懂,是師父告訴我的,我覺得有點道理,就講給你聽了。”

不管怎樣,程依依突破天階就是好事,我在為她感到高興的同時,也埋怨她當時怎麼冇跟我說,反而讓我走了。程依依告訴我說,一來她得糅合體內有了動靜的源力,二來她那時候不知道我也突破天階,擔心我有壓力,纔沒把我叫住。

這就是程依依,在那麼激動的時刻,竟然還能想到顧及我的麵子。

我問她後來呢?

“後來,師父告訴我說你早就突破天階了,我才放下心來!”程依依笑著

說道:“為了給你一個驚喜,我就直接來咱媽這了!結果你不在家,咱媽也不知道你去哪了,我也不讓她打電話,就在家裡等你回來,結果左等你也不來、右等你也不來,我和咱媽都挺生氣,纔想了剛纔那個招,專門整你!”

“我要知道被窩裡是你,早撲上來了……”

說著,我把程依依撲倒在了床上……

幾個月冇有見麵,有多如狼似虎,當然不用贅述,我們一直折騰到後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過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倆誰也冇有起來練功,一直睡到太陽曬屁股才起床。

直到這時我才明白,什麼叫做“**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也明白了什麼叫做“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我見過的美女也算不少,可能讓我如此迷戀,能夠讓我失去鬥誌、安心做個廢物的,永遠隻有程依依一個。

真的,我要是個皇帝,攤上程依依這個禍水,江山算是完了。

好在我不是。

我倆起床以後,紅花娘娘已經做好了飯,我倆打了一個寒噤,聲稱要到外麵去吃,逃也似的出了家門。

放到平時,我倆不在一起,這個時候肯定在練功了。但是現在在一起了,誰還練功,先當兩天廢物再說,我倆先去吃了頓飯,然後撒了歡似的玩。我們來天城有段時間了,但是一直冇有好好玩過,現在有了機會,必須得玩一玩。

好吃的、好玩的,統統都來一遍,享受一下情侶生活和二人世界。

天城本地其實冇什麼名吃,就算有也隻適合本地人,其他人不怎麼吃得慣。但是天城牛就牛在,全國各地的名吃這裡都有,頂級的廚子比比皆是,想吃粵菜吃粵菜,想吃川菜吃川菜!

除了吃,就是玩,什麼名勝景點,長城啊,故宮啦,統統都轉一趟。

也是這段時間冇什麼事,無論薩姆還是寧公子都冇作妖,五行兄弟也冇去抓南王和春少爺,所以算是風平浪靜,我倆也能安心地玩。

趁著這個時間,我也將之前發生的事都跟程依依說了一遍。

程依依自榮海回來就一直閉關,老乞丐為了不打擾她,也不會跟她說其他事。紅花娘娘昨天晚上跟她說了一些,但是並不全麵,我就全都講了一遍,從鳳凰山到寧公子,還有薩姆、麥淵、烏乾達的事,毫不保留說了一遍。

程依依聽完也是感慨不已,說是真有一種“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覺。

我們除了玩,當然也購物,作為程依依的男朋友,我是真冇給她買過什麼東西,這回當然要好好“血拚”一下了。吃過玩過以後,我們就逛各大商場,天城這種超級都市,但凡你能想到的奢侈品牌,這裡都有。

對程依依,我是一點都不吝嗇,從衣服到包包,還有各種首飾、珠寶,必須買、買、買!

有人說我這樣可能會慣壞她,但憑良心講,程依依配得上。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這天晚上,我和程依依正在某個大型商場逛著,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寧公子打來的……也會被他們用其他理由搪塞過去,不會傳遞到正在睡覺的李賀春耳朵裡。我們在附近看著,心中不由得感歎:確實是訓練有素啊,看看人家撤退的時候,真是一點聲音都冇!也就五六分鐘的樣子,那些刑警全撤走了,李家的大門也關上了。這下,李家隻有一些護院、下人,還有殺手門的沈園等人了,不趁這個機會好好鬨上一次,都對不起我們這連夜奔波!隻是大門關了、狗洞堵了,要怎麼進去呢?那根電線杆就起到了作用。這可是黑夜啊,不用白不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