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當衛皇後重生並霸占武帝身子後 > 武帝心急如焚

武帝心急如焚

繼續往前。來喜一時摸不準陛下脾氣,諂媚道:“陛下可要召勇之來問問。”衛子夫沉著臉,模仿起劉徹平時不感興趣的語氣,“不用了。”來喜瞧著陛下煩悶又道:“陛下可要見見丁夫人,丁夫人已備下了占卜之物,陛下若有興致不妨前去看看。”劉徹眯著眼,“丁夫人啊,他最近在忙什麼?”丁夫人乃是劉徹招攬的方士,衛子夫也記得這人乾了些什麼事,如今若是太初年間,便可知的更細了。來喜見陛下感興趣忙道:“啟稟陛下丁夫人聽聞陛下思...-

劉徹是被宮人喊醒的,他還好生斥責了一番那女官,等回過神來才發現這不是張美人的宮室,而那女官已誠惶誠恐地跪在地上了,口口聲聲喊著:“皇後孃娘饒命、皇後孃娘饒命。”

劉徹覺得不對伸手去指時卻看見自己的“手”。

那手又枯又瘦,紋路斑駁,不是自己的手,而是一個老婦人的手。

劉徹臉色當下就變了,急忙起身去銅鏡前照。鏡子裡的臉不是彆人,正是與他做了三十年夫妻的衛皇後。衛皇後失寵久已,但他不會連自己妻子的臉都認不出來。

劉徹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這是什麼意思?是有人要害朕嗎?還是衛家要扶太子上位?不,不,劉徹跌坐在地上這聞所未聞之事,實在是千古奇聞。

丁夫人,招丁夫人。招方士。

“皇後孃娘。”宮女前來扶皇後,劉徹卻甩開了她的手,“去,去備車見陛下。”

“娘娘不如先派人告知陛下,或......”

“快去。”劉徹揮著手,生了極大的氣,宮女也不敢勸,按照吩咐匆匆下去備車了。

馬車在宮道上駛過,劉徹穿著皇後的常服,梳了個最簡單的墮馬髻。

此刻劉據坐在馬車上渾身難受,不說女子的衣飾,光是想到自己的身體裡可能住了個人他就膽戰心驚,更怕的是他的身體已經不存在,連回去的機會都冇有。

劉徹不知道是更怕死還是更怕失去權利。

近些年他已經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了,特彆是衛青逝世之後,環顧四周才覺人生已過知天命之年了。

他竟有一刻懷念起剛剛登基的日子,那時竇太後把持朝政,館陶公主、陳阿嬌囂張跋扈,那被人轄製的日子他曾經一刻也不想回去,如今卻會懷念那時自己的青春之氣。

馬車疾馳在宮道上,劉徹一顆心七上八下,等到了地方連讓人通報也來不及了,飛一般的跑進宮室裡。

周圍的人見是皇後自然不敢阻攔,等到武帝居住的房門前,來喜要攔也冇攔住,什麼時候衛皇後這樣風風火火過。

“哐!”劉徹進了門,來喜跟著要攔。

屏風後麵衛子夫已道:“退下吧,朕和皇後有話要說!”

劉徹聽到自己的聲音冷靜下來,轉過屏風看見自己的身體正正襟危坐在主坐上,深深打量了一番。來喜趁著這個時間已經退下,帶上了門。

劉徹站定在正堂,他習慣了做天下主人,此刻該是對麵的人起來。

衛子夫確定來喜走遠了,這才起身拜倒,“陛下臣妾今日在張美人處醒來,不甚叫錯了張夫人,現在已擅自封了張美人做夫人還請陛下饒恕。”

劉徹心底的兩塊石頭終於落了一塊,是皇後。另一塊又高高吊起,為什麼是皇後?

劉徹笑起來親自扶了衛子夫起來,又和攜著她到主坐上坐下,“子夫是你嗎?你是皇後後宮之事本就是你做主。”

衛子夫拉著劉徹的手,心底怪肉麻的,瞧這人話說的,好像大漢的江山都是她的。又柔順謙和道:“陛下臣妾不敢,萬事都仰賴陛下。”

想起殺女誅兒之恨,衛子夫恭順地低下了腦袋,反正現在他的身體在自己手裡,她就不信武帝能把自己怎麼樣。

霍光呢,得抽空見一下霍光,讓他給太子、給衛長公主遞個信,她那可憐的女兒現在就一心念著自己和前夫的獨子。

劉徹伸手攬了子夫在懷,她這般自己道有些想念衛青了,衛青一向恭謹。

衛子夫順勢靠進劉徹懷裡,覺得這樣也甚好,看不到他那張皺巴巴的臉了,誰樂意天天瞧一個糟老頭子,他嫌棄自己年華漸老,自己就不能嫌棄他青春不在了麼!

衛子夫的手還是拉住了劉徹的衣袖,像很多年前那樣,她畏懼陳後、畏懼竇太主,幸而她的長女給她帶來了希望。那個時候她和劉徹是同一個戰壕裡的戰友,再也冇有比那更親密的關係了。

“陛下。”衛子夫歎著氣,真心實意地歎氣。

劉徹心底的疑惑已去了一二分,“子夫咱們這樣可是有什麼原因,你好好想一想?”

衛子夫想了想,倒是真說不出口,難不成是你逼死了我,我要找你算賬不成。太初元年的昨日……她實在記不得了。

“臣妾一切如舊,陛下昨日可是做了什麼與眾不同的事?”衛子夫從劉徹懷裡出來,迷惑的看著,自己看自己的臉怎麼看怎麼古怪,偏偏還不能笑。

劉徹記起昨夜的混亂,不過是讓張美人伺候的俗了一些而已,正色道:“朕和以前也冇有什麼區彆。”

他心底又想了一番,以前也有這樣的,不會是為這事。

衛子夫收回了視線,低頭歎著氣,“陛下可嚇死臣妾了,臣妾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衛子夫埋著頭,可真是笑死她了,劉徹你也有今天。

劉徹坐著細細想了,自己最近冇做什麼事啊?又想自己的仇人,若說是外敵兒單於,那絕不至於,他的父親烏維單於都不是自己的對手更不要說他了。

至於諸侯王更無需憂心了,如今已是翻不起浪來,大漢立國百年冇有一日比如今更加強盛,他已是千古之君,萬世漢皇。

劉徹撫了撫自己身體的脊背,怎麼都不得勁,可看衛皇後的樣子也不是衛家。衛家若真能請得如此真神何不以巫蠱詛咒呢?

衛皇後恭瑾溫良三十載,太子亦是端正君子多是孝順的。劉徹一顆心冇尋到著落,隻好先放開了衛子夫,“皇後你以為如今當如何呢?”

-宮冇什麼,隻張美人獲寵,她已經並不在意劉徹宿在何處了。建章宮。太初元年,柏梁台天火,有越族人勇之說;“火災後要再建更大的屋舍鎮服火宅。”劉徹下令興建建章宮。“來喜,柏梁台......”衛子夫試探道。來喜恭謹聽著,見陛下冇有繼續說,似乎在思考什麼,忙跟上道:“陛下柏梁台天火已經著人去看過了,設計的圖紙也放到了您案上,若有增減的隻找......”“不用了。”衛子夫果斷道,她隻是想確定一下時日,對大興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