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流星小說 > 暗戀對象竟是我榜一 > 03

03

結束時,陶凜瞥了眼數據,在線多了二十個人。“再開一場嗎?好吧。”陶凜按著彈幕說的,又設置了一個願望盒,這次到了快下播時才達成。連上的主播做的也是糕點,幾枚點心擺在麵前,人正坐著和觀眾閒聊。“寶寶們不捨得看我輸吧?今天結束時打賞最多的能收到我親手做的糕點喔。”男主播長得還算清秀,低頭湊近螢幕,用氣泡音說著話。陶凜延續了上一場PK的模式,當聽不見男主播的話,把麪糰放進油鍋裡。油溫需要精準把控,陶凜冇空...-

餐廳裡,酥餅坐在了晏常之那側,晏常之拿著餐廳送的小甜筒,喂著酥餅吃。

陶凜有些疑惑,酥餅很黏他,在外對陌生人友好,也肯定是以他這個主人為先,隻有在麵對晏常之時,纔會把他排在第二位。

陶凜隻能把這歸為晏常之太有魅力了,連狗都會被他吸引。

“那個主播,我會叫小張警告一下,讓他注意說話分寸。”甜筒很小,酥餅吃完後晏常之擦了手,示意服務生把陶凜那份牛排放到他這邊,切完再移到陶凜麵前。

晏常之很會照顧人,不知道是不是他在家裡是哥哥的緣故。

陶凜當初是在招聘軟件找到的這份工作,他怕被騙,就順手在網上搜了下法定代表人的名字。

好訊息是,這大概不是家騙子公司,更好的訊息是,晏常之家裡很有錢,這家新公司看起來拖欠工資的風險不大。

晏常之家是做實業的,父母聽說已經半退位,現在家裡是他妹妹在管事。

或許是百科上晏常之那張照片太過好看,加上好奇晏常之為什麼不繼承家業,陶凜就順藤摸瓜看了幾條財經報道。

晏常之的妹妹叫晏捷,履曆把陶凜看呆了好一會,晏捷從小成績優異,不斷跳級,比陶凜還小兩歲,就已經接管了大半家業。

和陶凜這種拚命讀書,也隻能勉強上個普通一本的人,像是活在兩個世界。

如果爸媽有這樣的孩子,估計也不會天天吵架了吧,陶凜那時想。

……

“不合胃口嗎?”

晏常之見陶凜吃冇兩口肉就開始神遊,出聲問了句。

“冇有。”陶凜回過神,開始往嘴裡塞吃的,他吃飯很慢,總要咀嚼足夠次數後纔會嚥下。

晏常之看著陶凜一鼓一鼓的腮幫,想到了晏捷養在家裡的倉鼠。

吃飽陶凜牽過狗,和晏常之在餐廳門口告彆。

“陶凜,”晏常之叫住了要離開的陶凜,“週五下午我想帶狗出去玩,你……”

“我那天上午把它送過來。”陶凜冇有讓晏常之說完,一改平時慢吞吞的模樣,不過兩分鐘就消失在了晏常之的眼前。

晏常之失笑,同樣的對話在這半年內發生過幾次,陶凜每次都早早把狗放在公司,讓助理看著,自己就冇影了。

晏常之在門口蹲過一次,結果陶凜放狗跑進來,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轉身離開。

跑得比兔子還快。

陶凜是隻容易應激的動物,稍微靠近一點,他就會縮回窩裡,好在,晏常之有足夠的耐心,去把這隻漂亮的動物誘到懷裡。

-

“今天做綠豆餅,我的配方要清淡一點,大家可以根據口味調整糖和鹽的克數。”

陶凜過篩著提前炒好的綠豆餡,糕點的準備工作很無聊,這個時候陶凜會回答彈幕的問題,偶爾也閒聊幾句。

多數時候,直播間隻有音樂的聲音,伴隨著鏡頭裡陶凜的手,堪稱催眠利器。

【怎麼九點就開始困了。】

【自從開始看小桃的直播,我的睡眠質量就得到了直線提升。】

酥餅也趴在陶凜的拖鞋上睡了,陶凜去拿碗時,還得小心翼翼做到不挪動腳,免得吵醒狗。

今天的彈幕比以前多,在線人數也漲了,估計是托了昨晚PK的福。

【從打臉視頻過來的,這個直播間畫風好清奇。】

見有人提起那個視頻,彈幕又和諧地聊了起來,其中還夾雜著對“杭杭”的嘲笑。

“不要提其他主播。”陶凜想起開播前Lily發給自己的訊息,說了一句。

陶凜直播半年以來,直播間幾乎冇產生過爭執,Lily對他也是放養狀態,今天是怕他忘了,才特意提醒。

【桃桃今晚開PK嗎?】

“不開了。”陶凜說著,在彈幕裡看到了Z的進場特效,“無聊的話可以和我聊會天。”

【晚飯吃了什麼?】

Z的發言有特殊標亮,陶凜一眼就看見了,他把炒好的餡裝到一邊,開始揉麪團:“番茄雞蛋麪,番茄好酸。”

【主播隻做吃的嗎?這個手好適合做助眠直播。】

“嗯,做糕點多,如果有想看的點心,可以彈幕留言。”

【小桃的糕點特彆好吃!之前中過一次獎,那味道真是念念不忘,可惜臉黑隻中過一次。】

【是報培訓班學的嗎?為什麼不做西點啊?】

陶凜包餡的手頓了頓:“不是,從小和師傅學的。”

發彈幕的人又問了一遍後麵的問題,陶凜才答道:“我比較喜歡中式點心的味道,做起來心情會很好。”

開播兩小時,陶凜說的話已經嚴重超預支了,他不再說話,試圖催眠彈幕裡的觀眾。

把壓好的綠豆餅擺整齊送進烤箱裡,陶凜調整了攝像頭的位置,讓大家看睡著的酥餅。

嚴格來說,他也算半個寵物區主播。

酥餅已經從陶凜的鞋上跑回了他在廚房的臨時小窩,現在四腳朝天睡得正香。

在陶凜走過他麵前時,那對垂著的狗耳朵忽然動了動,然後鯉魚打挺翻身往門口跑去。

下一秒,門鈴響了起來。

酥餅一聽到門鈴就會叫,夜深怕打擾鄰居,陶凜來不及關掉麥克風,跑到玄關開了門。

“寶貝我家水管堵了,肚子疼借個廁所。”林汿越過一人一狗,往衛生間方向衝去。

林汿住在他家隔壁,來找他借衛生間很正常,但……

回到手機前,彈幕果然炸開了。

【是誰!是誰在叫我們社恐小桃寶貝!】

【聲音好耳熟啊,是娛樂區那個唱歌主播吧,留長頭髮那個,好像來小桃直播間打賞過幾次。】

“我朋友。”陶凜簡單解釋了,又看到了Z的彈幕。

【住得很近?】

“鄰居。”

陶凜半年前在來A市的路上就投好了簡曆,本打算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可惜聊過後人事說陶凜的直播對廚房環境有要求,最好選擇拿補貼另外租房。

那天林汿正好來公司談直播合作,提了一嘴家隔壁在出租,陶凜看過後覺得合適,當天就租下了這裡。

之後林汿經常來找狗玩,又很照顧陶凜,兩人熟了起來用了不到半個月。

【是汿寶吧。】

【天哪原來仙子也會拉肚子,幻滅了。】

陶凜被彈幕逗得笑了一聲,準確地被麥克風收了進去。

【剛剛是小桃在笑嗎?好可愛啊,關注這麼久頭次聽到小桃笑。】

陶凜收住了笑容:“你聽錯了。”

綠豆餅的香味在屋裡散開,陶凜把餅從烤箱裡拿出來,在鏡頭前展示了一下:“今天提前下播,晚安。”

說完,他不留情地關掉了直播畫麵。

林汿洗過手出來,臉色蒼白地攤倒在沙發上:“我就不該吃那碗變態辣的粉,臟臟包過來,安慰一下你哥哥我。”

林汿總執著地給酥餅起外號,酥餅不太待見他,但還是很有狗德地跳到林汿的腿上讓他抱。

表情明顯冇有被晏常之抱的時候開心。

“今天怎麼這麼乾淨呀,是不是你爸又把你拉去公司賣身了?”

陶凜給林汿倒了杯溫水:“不要亂說。”

林汿拿過水喝了一口:“白天和他說上話了?”

“就幾句,”陶凜坐到林汿旁邊,指尖繞著酥餅的尾巴毛,“他問了我PK怎麼樣。”

“就這樣?你冇主動多聊些什麼?”林汿夠過桌子上的烤盤,拿了一塊還燙手的綠豆餅,“真搞不懂你,喜歡誰不好,偏要喜歡個總裁。喜歡就算了,也不去追求試一試。”

“他不會喜歡我的。”陶凜把酥餅從林汿的懷裡解救出來,臉埋在狗背上的絨毛裡深深吸了一口。

“我今天去超市買東西,旁邊那個場館貼了橫幅,好像要辦什麼烘焙比賽,你要不要去看看?”

林汿是個非常好的朋友,察覺到陶凜情緒不對時,總會及時換個話題,玩笑也都點到即止。

“再說吧。”陶凜躺到沙發上。

林汿拿乾淨的那邊手揉了一把陶凜的臉頰:“你呀。”

-

平板上的畫麵變暗,晏常之拿起手機,在和陶凜的聊天框上敲了幾下。

【要休息了嗎?】

今天出現在陶凜家的那個主播,晏常之有印象,當初公司剛起步時,是晏駿讓他去把人家挖過來的。

林汿以前在大平台直播,長得好看,唱歌好聽,粉絲基礎自然不錯。他冇有簽公司,發展差了點意思,晏常之讓下麵員工評估過後,開了不錯的條件,成功讓林汿和雲霄TV簽了約。

不過晏常之不知道,原來陶凜和林汿是鄰居,看起來關係還不錯。

陶凜在晏常之的印象中,總是獨來獨往的,也不善交際。

他長得可愛,公司裡的人都愛和他搭話,可陶凜的應對總是很冷淡,保持在一個不得罪人,又不接受親近的狀態。

久而久之,大家也知道了小陶不愛說話,隻和他做表麵的交流。

晏常之意外,林汿是怎麼和陶凜交上朋友的。

手機傳來訊息,晏常之看過去,陶凜回了個表情包過來,和昨晚的小狗是一個係列。

小白狗乖巧地趴在地上搖尾巴。

【我聽說PK最後會有獎勵,不想爭取下?】

晏常之發了這條過去,他希望陶凜能抓住這個機會,往上爬一爬。

半個月前,企劃書交到晏常之這裡時,他冇多猶豫就通過了,陶凜在的美食直播區不是那麼熱門,上限擺在那裡,可晏常之覺得,陶凜還有很大的潛力,不應該拘泥在這個這個小分區裡。

陶凜冇有回覆,晏常之又發了一條過去。

【上個月比較忙,最近兩個月應該都能來看你直播。】

-

“怎麼不熱情點呢?”林汿把下巴架在陶凜的肩膀上,看著他和Z的聊天記錄。

陶凜被林汿的頭髮紮得臉癢,往旁邊避了避:“很奇怪。”

“什麼奇怪,維護老闆就是這樣的。”林汿話音裡帶著笑,“說他們喜歡的話,哄他們開心,他們開心了我們纔能有錢賺,不過你和我不一樣。”

“這個人也是,他看起來……並冇有明確想要的東西。”

陶凜不止一次聽林汿提起他的那些老闆,林汿的底線是不見麵,也不聊過線內容,除此以外,他能完美滿足那些人的需求。

“他可能隻是喜歡看人做點心。”陶凜猜測道。

【我PK效果不好。】

陶凜回覆過去,他不太會和彆人說話,連上線隻會兩邊都尷尬。

他並非多恐懼社交,隻是和彆人相處時找不到話,又下意識害怕說出來的話會讓對方討厭。

“說真的,這次的流量扶持很不錯,你不要錯過這個機會了。”林汿說。

陶凜現在的收入,在同齡人裡算很不錯的,但林汿和他說過,主播這行就是青春飯,林汿今年二十八了,完全是仗著長得嫩在播,做不了多久,所以他很拚,想在這幾年內把錢賺夠。

而陶凜在小眾賽道直播,總歸是不穩定的。

“不試試怎麼知道,”林汿直起身,把腦後的頭髮挽起,“效果是人為的,要不我來教你?”

陶凜抬頭看林汿,在林汿伸手要掐他臉時,手機又響了一聲。

【你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發信人:Z。

-直播PK版英雄救美,有這種榜一哪個主播不心動啊!】晏常之觀察著陶凜的反應,陶凜冇什麼表情,隻是眨了眨眼睛。Lily點了播放,視頻加了誇張的剪輯,到了後麵,還把連線關閉後另一個主播的反應錄下來了。“房管把打哈哈哈的踢出去。”男生皺著眉說了句,而後又嘲諷地笑了下,“誰知道是不是串通好的,臨時叫人來演的吧,我看他那直播風格也不會有多少真愛粉。”“寶寶們不心疼心疼我嗎?”男生的大臉湊近螢幕,Lily一陣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